2012年01月22日 星期日
  • 首页
  • 新闻
  • 速读
  • 深度
  • 人物
  • 文化
  • 商界
  • 影像
  • 杂志
  • 视频
  • 活动
  • 服务
        省内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单身部落
AA制男女的爱情风暴

 

 

我不知道黄小乐是女警。当朋友暧昧地笑着把我领到她面前时,我只是觉得这个女孩长相一般,打扮一般,谈吐也一般。

那是个恶俗的相亲仪式,几个朋友早就看我单身不顺眼,于是把我介绍给了黄小乐。我问及职业,朋友含含糊糊地说,公务员。这三个字让我有如被注射了强心剂一样兴奋,要知道,如我这般开小公司的小老板,找公务员真是绝配。对于黄小乐的中等姿色,我也没有那么猴急着要离去。再后来,就是我们一同下楼,我就看到了她停在院子里的那辆漂亮的小雨燕。

她拉开车门,问我:“你住哪儿,要不,我送你一程?”

我欣然坐上了她的小车。然后我的手就开始不老实,左抠抠,右掰掰,直到她礼貌地制止了我,我才不甘心地停了下来。

“真小气”,我小声说了一句。

她“呸”了一声,“新车谁不爱惜啊。再说,我买个车容易吗,一个月那么点钱。”

我没理她,这女人,真寒酸,难怪26岁了还找不到男人。我想起了曼丽,想起了昨天我们在华丝洛达的那顿午餐,花去了我300多元钱,曼丽对我说:“哥哥,你真像男人。”

那个时候,我真的心花怒放了。可是鬼都知道,我从认识这个漂亮的女孩到现在,手都没拉一下,每一次约她,都是她挑地方,然后我屁颠屁颠地带了钱在第一时间冲过去。她总是那样高傲,甚至直言不讳地说追她的男人有一大把,而我只是这一大把中的一个。

临下车时,我淡淡地问黄小乐:“对了,你的职业是?”

“警察。”

“那改天能约你吗?”

她定定地看了我三秒钟,不紧不慢地说:“再说吧。”

在我的想象中,她看到我这般玉树临风的男子,应该热切地回应,没想到她居然装得这么淡漠。

冤家的路就是不宽。我开着朋友新买的福特,从钟楼大街左拐,朋友惊叫了一声:“这里不让左拐!”可是已经晚了,我看到一个身穿深蓝色警服的警察,迅速地从隐匿的角落里冲出来。朋友懊恼不已:“看你看你,完了完了。”

我定睛一看,乐了,转头告诉朋友:“别怕,我来搞定。”因为那个警察是黄小乐,我说过改天还要约她,对于未来的准男友,想不网开一面都不行。

我下了车,开口就打招呼:“哈喽!”黄小乐怔了怔,似乎在记忆里搜了一下:“是你?”“是我”,我笑嘻嘻地奉承,“你穿这身衣服比较好看,显得英气逼人。”

我看到她笑了,笑得还有些羞涩。原来心理上还不成熟,属于那种几句好话就能哄晕的家伙。我在心里得意地笑了,但只笑了四分之三个节拍,就看到她掏出了罚单,然后突然面无表情,问我要驾驶证。

突如其来的变故,就像是一部很不高明的电视剧里设置的抑扬情节,让我反应不过来,差一点拉住她的手:“别,别。”

她开罚单的速度比变脸的速度还快,“嚓嚓”两声,然后递给我,“请到指定银行交纳罚款。”最后还给我敬了一个在我看来有点不伦不类的礼。

我恨恨地攥着罚单回到车里,朋友一脸茫然地看着我说:“不是说没问题吗,难不成是相亲时别人没有看上你?”

我狠狠地踩离合、挂挡,咬牙切齿地说:“跟我装,还跟我装,我……”

“你怎么样?”朋友笑了,“人家是执行公务,难不成你怀疑她公报私仇?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开车要看指示,你不听……”

我愤愤然:“谁知道她是那样的人,没穿警服就是个小气鬼,穿上警服后,没想到六亲不认了!哼,看来我不辣手摧花是不行了,让她知道普通的马王爷有三只眼,而我这样的精品马王爷有N只眼。”

不过恼归恼,说实话,黄小乐穿警服的模样还挺好看,还有那一缕秀发,从警帽里调皮地滑下来的样子……好看怎么了?好看我也要报复!

正式约黄小乐之前,我精心梳理了一番,穿上了那件黑色小风衣。曼丽对这件衣服的评价是“冷酷与温情的完美结合”,让我看起来有点像黄晓明。那天,我花了400元钱请她泡温泉,还给她买泳衣。

我先给黄小乐发一条短信:“晚上有事吗?想约你吃饭。”15分钟后,她的短信来了:“现在在执行任务,晚上再说。”

天,她不仅把自己当成了角儿,还当成了腕儿。我的恨意再一次涌上来。

6点10分,她给我发短信:“我下班了,你在哪?”言下之意是欣然应约了,到底是不能装到底的主儿。我回短信:“那咱们小雨点咖啡见,那家的牛排很好吃。”

牛排端上来的时候,黄小乐面无表情地说:“你一定恨我那天不讲情面吧。”

“没恨,没恨,你是执行公务。”我把恨意深埋在心底,淡淡地微笑着说。我知道,这样笑一定很有魅力,她肯定招架不住。

她看也没看我一眼,开始努力地挥刀进攻那块牛排。她的吃相实在不好看,让我想起了曼丽,心里波澜壮阔地对比,女人与女人怎么就那么不同呢?片刻,那块牛排就只剩下了一小块,然后她喝了口水,长出一口气,总算吃饱了。

我很想问她,你是不是饿死鬼附体了?可是我没有问,因为她突然对我说:“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有点怪?”

是有点怪,更怪的还在后面。结账时,她坚持与我AA制。消费80元而已,一人40元,她坚持付她那份。我笑了,“是不是觉得对我内疚了?”她眨眨眼,“我只是觉得女人别花男人的钱,那样会很不自由。”

在接下来的自由聊天时间里,我才发现她不仅小气,而且话多。她告诉我,她父母离婚,她从小就跟着父亲过,为了她,父亲一直没再娶,一直供她读完了警校;她从小性格就很独立,而且痛恨浪费,对自己的东西十分爱惜……

说到痛心疾首处,她突然止住话题。

其实,我的心正一点点软下来。想想,一个女警察在你面前那样柔弱,这种鲜明的对比我从没见过。我突然很想抱抱她。我承认,我不仅好色,更多的还是心软。

由此,我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脚踩两条船的生涯,一边是曼丽,一边是黄小乐。双方都是慢慢进展,我有时很痛恨自己,明明对黄小乐有些牵挂,但曼丽一个电话就让我欣然前往,然后大把花自己的钱。

黄小乐一直保持着和我AA制,我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状态。她与我的距离不远不近,有时候我拉她的手,她也不拒绝。

朋友在电话里暧昧地问我:“你是不是和那个女警开始恋爱了?”我想了想,不敢正面回答。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差一个突破口,在她面前我多了矜持,难道是我天生胆小,对警察畏惧?

可在曼丽面前,我不得不矜持。她又一次打电话来:“哥哥,我想吃火锅。”

赶到店里时,曼丽已经浓妆艳抹地坐在位子上了。她很不客气地点餐,然后对我说:“哥哥,好久不见了啊。”

我笑笑,转过头,恰巧看到窗外有警察在执勤,心里突然想起了黄小乐。这想念那样强烈,而我对面这个女孩,究竟是什么?吃我的饭,像是吃自家的饭一样方便,却口口声声说追她的男人有一大把。那我算什么,我那小公司赚的钱算什么?

曼丽依旧很浪费,菜只吃一半就放下了筷子,还撒娇说:“不行,天天那么多约会,吃太多了就没有好身材了。”

服务员来结账,一共220元,我掏出110元,然后指着曼丽对服务员说:“我们AA制,收这位小姐110元。”曼丽愣住了,她没反应过来,问:“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咱们AA制,对不起,你没听过那样一句话吗,‘女人花男人的钱,就不自由了’。”我忽然冒出了黄小乐说过的这句话。

曼丽没带钱,我结了账,然后对她说:“记着,你欠我110元。”说完,我大踏步地走了出去,真痛快啊。
我给黄小乐打电话,却听到她那里一片嘈杂声,她说:“我在黄海路执行任务呢,有人打架。”

是四五个醉汉之间的争执,黄小乐站在那里,很威风地呵斥着他们。我赶到时,场面混乱不堪,黄小乐正对着对讲机喊:“122号再次请求警力增援,122号再次请求警力增援。”那样子,帅得不得了。

可是还没等我欣赏,就看到一个醉汉冲她扑去,手里还提着砖头。她往后躲,却不小心绊到了马路沿上,就在她一个趔趄的瞬间,我冲了上去,大喊一声:“住手!”随后,就感到脑袋上被重击了一下,生疼。

我回过头,是另一个醉鬼,拿着一根拖把棍,面露凶光朝我逼近,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警笛的声音。从来没有一刻能比得上现在听到这声音的喜悦了。来了一辆面包车,呼啦啦跳下五六个警察,那几个醉鬼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全部拿下。

我抱着黄小乐——我不知道这个动作是从哪一刻开始的,是喜极而抱吧,她也紧紧抱住了我,她的头发有股好闻的味道,我说:“不怕啊,不怕。”

那些警察都笑了,很温暖的笑。而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的牵挂,我的关心,让爱情一下子活灵活现了。■

上一篇无赖弟弟纯情姐
下一篇:“话痨”的爱情路
重点推荐
  • 热点新闻
5年仅回一次家 马常利 空军护旗手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报社动态人才招聘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在线留言友情链接
闽ICP备09123456号
《海峡摄影时报》新闻网站
本网站独家发布《海峡摄影时报》杂志所有内容,镜像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由好迪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ݰ�֤ ������֤ ���ϰ�֤ ���ϰ�֤ ���ϰ�֤ ����֤ �Ͼ���֤ ���ݰ�֤ �ൺ��֤ ���ϰ�֤ �Ϸʰ�֤ ֣�ݰ�֤ ֣�ݰ�֤ ֣�ݰ�֤ �����֤ www.bz371.infowww.bzdiy.infowww.iebz.info������֤�����֤�����֤������֤ʯ��ׯ��֤ �Ա���Ůװ��ȫ�Ա�����װ��װ�Ա��������Ա���Ůװ�¿��Ա��������Ա�����װ�Թ����������ϰ�֤ ֣�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