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22日 星期日
  • 首页
  • 新闻
  • 速读
  • 深度
  • 人物
  • 文化
  • 商界
  • 影像
  • 杂志
  • 视频
  • 活动
  • 服务
        省内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 >> 单身部落
无赖弟弟纯情姐

 

□ 小飞车儿/文

 

 

1

那天回到家,还没上楼,就被楼下的刘大妈拉进屋去,非要请我吃饭。

一进门,刚巧看见周琨端着一盘红烧肉从厨房里走出来,粉色的开衫包裹着圆润的胸,腰很细,盈盈一握,我禁不住地想象自己两只大手握上去的样子。

我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在警局帮忙做事,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但很少有女人,让我一见即起歹意。特别是,像周琨这样,举手投足也缺少风情的良家女子。只是她要见我的目的,却并不那么纯良:她弟弟犯了事,想让我帮忙。

她自己讲了半天也没讲明白,两只嫩白如玉的手抓住沙发坐垫绞来绞去,看得刘大妈心痛,干脆开口帮她讲了。

不是什么大事,她弟弟犯了点儿小事,我一句话就能让他出去。我看着她那双漂亮的手,忽然一改平日的爽快,故意做出很为难的样子。她喃喃半天,说:“明天晚上请你吃饭。”

 

2

晚上接到周琨的电话后,我去泡了个澡,换了套衣服。昨晚回家后,我一晚春梦的女主角全是她。我为自己的色心找了理由:她若是纯洁女人,何不干脆矜持到底,干嘛挺着小胸脯扭着小腰。她要真落落大方矜持到底,我倒可以做回正人君子,谁让她的扭扭捏捏正好撞着我的七寸呢?
再说了,这世上,哪还有纯洁的女人?她就是纯洁的像一张白纸,我也打算给她抹上一把灰去。

餐桌上,我端茶倒酒夹菜很是殷勤。她几杯白酒下去,红晕便升腾到了脸上。脸红的姑娘最迷人,更何况是她这样皮肤白皙、眼睛黑葡萄一样亮、嘴唇红酒一样诱人的漂亮姑娘。我色心迭起,怕什么,大不了将她收为我的其中一个女朋友。

到了宾馆,我将她放在床上直奔主题。她并不挣扎,只是全身紧绷,呼吸急促,紧闭双眼。她不是兴奋,是紧张。我几乎听得见她毫无规律的凌乱心跳,心里忽然矛盾起来,陡然失了兴致。我不想跟一个紧张得快要窒息的女人上床,那让我有强暴的感觉,性是享受,不是强暴。

但我不能否认,紧紧地夹着双腿的周琨,更令我着迷。

 

3

男人心目中,总有那么一个女人,是被他当成女神一样供着的。我那晚整理好周琨的衣服,将她送回了家。之后,我再没有去找过她。她弟弟的事,我只打了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后来不止一次在马路上见过她,穿一件淡色的连衣裙,站在人行道边,指挥一群小学生过马路,听见那些小屁孩儿们喊:“周老师再见”。她清清脆脆地回:“再见”。然后在夕阳里淡淡地笑,笑得很纯良美好。我看着那笑容,心里便一阵一阵地紧缩,有点儿抽痛,有点儿甜蜜。

我渐渐从之前混乱的两性关系中抽身出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直的男人。我惊诧于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也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但想起周琨的笑,还有她细细的腰,又觉得值得。

那次抓赌行动之前,我喝了点酒。有个红头发的臭小子十分难搞,我过去一脚把他踹老实了问他名字。

他的名字叫周珏。我记得这个名字,问:“你是周琨的弟弟?”那小子向我要了一支烟,慢吞吞地说:“什么弟弟?老子15岁就睡过她了。你是她上次找过的那个条子吧?熟人好说话,现在你当没看到我,晚上我让她来找你。”

我没放他走。

深夜,周琨站在我楼下,路灯将她纤细的影子拉得更细长纤弱,她葱白的十指仍然为难地绞着,我不出声,她喃喃半天,才终于说出口:“那个,我弟的事……”

我压抑了一天的愤怒终于爆发,一把拉过她上楼,开门,直接把她压在沙发上,扯掉她的上衣,扣子零落中,她小小的圆润的胸跳出来,妙不可言。她不敢大声叫喊,挣扎着,却更激发了我的情绪,我似压抑了千年,今天势必要找到一个出口,于是不惜在她细碎痛楚的尖叫里继续冲撞。她的腰真细,我的双手刚好可以合抱。

我紧紧抱着她,美妙的激情使我出离了愤怒。

 

4

一夜欢情,我觉得自己得到了补偿。我把我的女神睡了,她也就不再是女神了。尽管周琨的生涩,以及她装不出来的痛楚,都让我疑惑。只是单身男人的沙发,实在已经污迹斑斑,我分辨不出上面是否有一处是周琨的处子之血。

我又把周珏放了。我心里跟自己说,这是交易,不拖不欠,所以我没有再去找周琨。再在马路边见她笑着跟小孩们说再见,我的心也不再那么柔软得像水一样了。

那天她又站在楼下等我的时候,我还想调笑一句的,只是她说出的话,我笑不起来,“我有宝宝了。我们结婚好吗?”

惊诧之下,我觉得可笑之极:“一次就中招?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运气好得可以中彩票?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凭什么要我帮别的男人养孩子?”

泪水瞬间弥漫于她的大眼睛,于是,我看着她泪落如雨地转身跑开。

那晚,我喝了很多酒。我说服自己,她不过是你睡过的一个女人而已,让她过去就好了。第二天醒来,又想,如果她再来一次,我就接受。别人的孩子我也认了。

 

5

她却没有再来。

好一阵子,再经过那条马路,人行道上原本她站着的那个地方,换了一个胖女人。那些小屁孩儿仍然甜甜地说:周老师再见。姓周的人还真多。只是这个周老师,腰那样粗,声音也难听,再经过那里,我就不再注意那些陪孩子的老师了。我以为,我真的就能这样让她过去了。

关于周琨的消息,我并没有刻意去打听。只听说,她曾试图自杀,孩子流掉了,以后不能再生育,且辞职离开了这个城市。听到这些闲话的那天,整座城市细雨绵绵。我硬着心肠傻笑着,假装无所谓。

晚上回到家里,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喝光了冰箱里的啤酒,却也醉不了,只好抽烟到天亮。天亮了,雨仍没有停,我去上班,在细雨里踽踽独行,想,这个城市,再也没有她。于是觉得无边的悲凉。

 

6

时光在人最混沌的时候溜得最快,两年后,我娶了妻,生了子,仍在警局帮忙做事,转到了刑侦大队。

那是一个抢劫伤人的案子。那个心狠手辣的小子剃了个光头,我仍一眼把他认出来了:“周珏!又是你!”

这无赖嬉笑着脸:“哟,这不是差点成了我姐夫的张警官吗?熟人了!我姐虽然不在这里,你也会罩我的!”

我心里格登一下翻腾起来:“什么姐姐?”

“周琨呀,张警官你真健忘,做老师那个周琨呀,就是我姐,有段时间说要和你结婚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又说不结了,还成了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不过话说回来,她长得可水灵了,就是赶上了是我姐,不然老子哪会轻易放过这么漂亮的妞呀……”

我出手了,疯了似的拳打脚踢,我打红了眼,已然顾不得其他,这样可恶的混蛋,我要杀了他!

那小子屁滚尿流地大叫:“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7

我打断了周珏的一只胳膊,打坏了他的半边脾脏,他在病床上嚷嚷要告我,转身又说,如果我让他脱罪,他就不告我。

我接受了上头的处分,拒绝周珏私了的提议。

我见到了周珏的父母。准确地说,他们也是周琨的父亲和后母。周珏是周琨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从小太过溺爱,撒谎成性品格很坏,15岁就因强暴姐姐未遂而离家出走在外面混生活。周琨太过善良,一直觉得弟弟没有受到好的教育有自己的过错,因而每次他犯事,她都会花钱出力让他脱罪,最近的两次,找的是我。

我想问,周琨每次去找人托关系时,都会跟他们睡吗?这一个念头闪出来后,我觉得自己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8

我查到周琨去了一处小镇,在一所小学教书,嫁给一个丧妻的鳏夫,对丈夫前妻所生的女儿很疼爱。

那条小马路烟尘滚滚,她仍牵着一帮小朋友过马路,急躁的司机在骂骂咧咧,她微笑着,神情很淡。眼神掠过我所坐的这辆车,没有停留。

我想她没有看见我,也许看见了,但已经认不出我的脑满肠肥却满面沧桑。又或者,这一路的风尘实在太厚,遮挡了车窗的玻璃,她并没有看清楚我在看她。

其实看到又如何,这已是枉然。

小朋友们过完马路,一个一个地跟她说再见,她没有清脆地回应,只是站在风里,轻轻地摆手。她真瘦呀,瘦得我不敢再看,低下头来,看见有混浊的水滴,落在我扑满灰尘的手背上。■

上一篇请替我保守秘密
下一篇:AA制男女的爱情风暴
重点推荐
  • 热点新闻
5年仅回一次家 马常利 空军护旗手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报社动态人才招聘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在线留言友情链接
闽ICP备09123456号
《海峡摄影时报》新闻网站
本网站独家发布《海峡摄影时报》杂志所有内容,镜像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由好迪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ݰ�֤ ������֤ ���ϰ�֤ ���ϰ�֤ ���ϰ�֤ ����֤ �Ͼ���֤ ���ݰ�֤ �ൺ��֤ ���ϰ�֤ �Ϸʰ�֤ ֣�ݰ�֤ ֣�ݰ�֤ ֣�ݰ�֤ �����֤ www.bz371.infowww.bzdiy.infowww.iebz.info������֤�����֤�����֤������֤ʯ��ׯ��֤ �Ա���Ůװ��ȫ�Ա�����װ��װ�Ա��������Ա���Ůװ�¿��Ա��������Ա�����װ�Թ����������ϰ�֤ ֣�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