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芗剧《狸猫换太子》李宸妃的人物塑造

时间:2015-02-10 14:46:59  作者:撰文/石艺敏

 狸猫换太子.jpg

 

  《狸猫换太子》是清代石玉昆所著古典名著《三侠五义》第一回的著名段落,描述宋真宗时,刘妃与内监郭槐以剥皮狸猫调换李妃所生婴儿,害其贬入冷宫,后包拯为李妃平冤,斩郭槐,贬刘妃,是一出耳熟能详的传统剧目。剧中李妃的命运贯穿全剧,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塑造好李妃的角色对全戏成败至关重要。笔者想通过对芗剧《狸猫换太子》中李妃形象的塑造,对芗剧老旦的表演及唱腔处理谈一些体会。

 

对人物的理解及塑造

  《狸》剧中,刘妃为夺取皇后位置,与内侍郎郭槐合谋将李妃所产男婴换成剥皮狸猫,并诬其产下妖孽,李妃随即被贬入冷宫。在人物塑造中,既要表现李妃含冤入冷宫,忍受失子之痛的悲悽之情,又要展现她的坚韧与顽强。特别表演李妃思念儿子哭瞎双眼的苦难经历,对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戏曲表演艺术的“四功、五法”中“五法”讲的是“手、眼、身、法、步”,在表现人物时应利用手、身、法、步,再运用“四功”中的唱、念、做功突出人物内心及情感。一方面渲染刘妃的淫威、骄奢、奸诈、残忍,另一方面笔锋突转,刻画李妃作为母亲的天性。形式鲜明的对比,突出矛盾冲突,从而张扬《狸》剧的艺术魅力。因此,对李妃人物的把握应抓住三个方面:一是体现出李妃作为国母的大气及素养;二是体现出李妃落难时的坚强与执着;三是体现出李妃作为母亲的博大和独到的人格魅力。

 

对角色的演绎与表现

  老旦是戏曲旦行的一种人物表现形式,主要扮演年长的妇女形象,是脊骨挺立、胸怀坦荡的正面形象。她要求演员用高亢的唱腔、沉实的念白、沉稳的动作来表现人物。《狸》剧中李妃的形象是典型的唱工老旦角色,表演者应准确把握角色的年龄、经历、性格、情感、时代背景等特性,通过表演程式的完美展现,赋予角色生命力和活力,才能成功地塑造所扮演的人物形象。

  芗剧是闽南语剧种,蕴含浓郁乡情的优美旋律、通俗易懂的方言俚语、节奏丰富的说唱曲调。芗剧唱腔“三大调”长于抒情,音乐极具特色,民歌色彩浓郁,说唱特点明显,尤其是“哭调”的丰富运用,有极强的感染力,极富闽南乡土特色。我在设计李妃唱腔时充分考虑老旦的表演特点,“唱”字为先,以“唱”感人。在《狸猫换太子之遇皇后》中运用芗剧三大主调“七字调”、“杂碎调”、“哭调”,时而铿锵有力,时而低吟婉转,跌宕起伏、如泣如诉,将李妃21年含冤受辱的艰辛表现得淋漓尽致。

  例如在李妃在寒窑遇见包拯时的长段唱腔中,我先运用紧拉慢唱的七字调“未曾开言喉先噎,事隔如今已二十一年,君妃御园庆元宵,二宫正六甲怀孕期,先皇对月立约字,龙凤帕上一首诗”,接着用清板七字调“焉知刘妃狠心起,狸猫剥皮换走皇儿,诬赖哀家生怪物,打入冷宫受欺凌”,接着运用运河哭调“皇儿落在妃手,救主全仗陈琳寇珠来承御,十二年后太子死”,转杂碎调“八王进宫荐皇儿,陈琳引皇儿来冷宫见……,才知新君已登基”,娓娓诉说苦难经历。接着李妃情绪愈发激动,音乐节奏渐快、短促有力,运用快板杂碎调“为雪冤情留人世,挨饥忍饿待时机,皇儿登基已三秋,哀家受苦二十一年”。此时,包拯对李妃的遭遇极为震惊,观众也深受感染。在包拯的安抚下,李妃情绪趋于平缓,希望包拯主持公道,“为雪冤情望包卿你,拨开迷雾重见青天”将整个音乐及观众的情绪推向高潮。

  在这段戏中唱腔设计方面,我学习京剧老旦的唱腔韵味,结合自身科学的发声方法,把握李妃感情的“悲、屈、情、愤”,一字一句,一板一腔做到准确到位,利用老旦音色的宏亮、浑厚、音质饱满、高低音俱佳的特点,充分运用芗剧的传统曲调并结合自己的音域特点将这段唱腔表演得淋漓尽致。虽然只是李妃与包拯的单调的对手戏,却能通过芗剧的传统唱腔及戏曲的做功表演调动及感染观众的情绪,抓住人物心理情感的细微变化,做到以声溶情、以情感人的演绎效果,对整出戏的成功演出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作者单位:漳州芗剧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