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花样年华

时间:2017-08-11 10:55:53  作者:摄影/王斌 陈文 杜海鸣 林龙锦 李江川 吴革帮 陈钧 整

年轻一代的乐与路

 

    2000年之后,中国有一群人开始上小学。在智能手机进入人们的生活时(第一部iPhone手机于2007年推出),他们读中学。现在这群出生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人即将大学毕业。

 

    在中国,他们被称为“95后”。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显示,95后约7800万人,约占全国总人口6%。

    他们生活在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2000年,也就是他们大约5岁的时候,中国的GDP超过10万亿人民币。他们通过电视、智能手机以及亲身经历的方式,见证了中国的辉煌时刻,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

 

    在多数人眼中,22岁的王子路(音译)是一名学霸。他通过河北邯郸的一个实验项目提前一年从高中毕业。中国顶尖的航空科学和工程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了他。大四时,他作为一名交换生在瑞典隆德大学学习。后来,北航费尔(Fert)北京研究院录取他为博士生,学习自旋电子学,费尔(Fert)北京研究院以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艾尔伯·费尔命名。

 

    他的学业表现突出,爱好也很有代表性。“我喜欢玩各种游戏,”王子路说。“我小的时候就开始玩电脑游戏了,我还喜欢看日漫,比如《名侦探柯南》和《火影忍者》。”

 

    在这群人中,玩游戏是第二大流行的娱乐活动,接受调查的人中有58%把游戏列为最喜欢的休闲活动。排在第一位的是听音乐,占62%。令人意外的是,喜欢读书的人占40%,比喜欢看视频的人还要多1%。漫画和动漫(作为一个单独的类别)紧随其后,接着便是旅游,占37%。

 

    这一年龄群体的人尤其喜欢二次元,也就是动漫世界。很多人喜欢Bilibili.com这个视频网站,并将其称为“二次元门户网站”。

 

    95后群体愿意为自己的爱好支付一定费用,85%的人愿意为自己的爱好花钱。约10%的人曾为一次体验花费1万元。

 

    “我的很多朋友节省吃饭的费用,存钱去听音乐会,”19岁的云南师范大学新生高燕说。“我有个朋友为了去听周杰伦在云南昆明的演唱会,花2000元买了一张门票。”

 

    高燕不仅喜欢看音乐演出,还喜欢演奏音乐。刚一入学,这位流行民谣粉丝就加入了校园的吉他社,每天练一个小时。相比周杰伦这种超级巨星,她更喜欢没有那么出名的独立音乐人,比如:唐尧、马蒂和赵雷。“有时候,我甚至不希望有太多人喜欢他们,”高燕说。

 

    去年,她花了500元听了两场音乐会,还通过做志愿者免费听了一场音乐会。她通过做家教、发传单等兼职赚零花钱。

 

    中国“95后”的一代人与父母辈不同的一点是,他们选择专业全凭兴趣。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21岁的王泽平(音译)要学习中医了。“我崇尚传统的中国文化,中医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位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说。“亲戚邻居都不看好我学中医,但父母让我从小就自己做决定。”

 

    这个黑龙江男孩高中时就想当医生。他是医学院岐黄志愿团的主席。岐黄志愿团每逢周末就走访北京各大高校和社区,提供免费体检和推拿治疗,借此提升中医品牌。

 

“要成为一名医生,就要有无私奉献、体恤别人的志愿者精神,”他说。自从他三年前加入岐黄志愿团后,除了两所大学外,几乎北京的每所大学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还有很多青年和19岁的刘敏婉一样,都是步入大学才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这个四川女孩在进入对外经贸大学学习保险专业前,并没有什么爱好。

 

    她的室友喜欢看动漫,有一个爱好画画。她自己从去年加入溜冰社团后,喜欢上了滑旱冰。清明节假期间,她和朋友乘地铁去了北京最北边的郊区,之后滑行好几公里到达明十三陵,那里是13位明朝(1368年~1644年)皇帝的长眠之地。

 

    “我喜欢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她说,“和他们聊天特有意思。”

 

信用消费取代储蓄消费

 

    中国人重储蓄轻消费,这是一直令经济学家头疼的问题。但相较于走“储蓄消费”路线的父辈们,如今的年轻人更习惯信用消费,不再先存钱后花钱。

 

    数据显示,中国近1.7亿90后中,超过4500万人开通了花呗,平均每4个90后就有1个人在用花呗进行信用消费。这种消费习惯的变化,在越年轻的人群中越明显。近40%的90后把花呗设为支付宝首选的支付方式。

 

    “五四”青年节前夕,花呗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和中国人传统习惯“储蓄消费”不同,“90后”正养成新的“信用消费”习惯,和人们认为“90后”消费不理性、挣钱少信用低的刻板印象相反,他们对信用的珍视远超上一代人,99%的“90后”凭信用消费后会按时还款。

 

    从花呗的数据可以看出,“90后”们的信用消费非常理性,爱花钱却并不任性。近七成(69.41%)的花呗年轻用户都能做到“月月有余”,每月花销控制在授信额度的2/3以内。

 

    成长在信用理念、信用应用不断普及下的“90后”,对信用的认知和珍视程度也比“老一代”更强。从花呗预先花完钱后,“90后”按时还款的人数比例比高达99%。

 

    此外,统计显示,最爱信用消费的是上海、北京、浙江三地的年轻人,西藏、江苏、海南、天津、福建、辽宁、湖北地区的年轻人则紧随其后,成为花呗每月人均消费金额排名前十的省份。

 

    与此同时,随着AB站、弹幕、鬼畜越来越多地进入大众视野,二次元消费也开始突破“次元壁”,开始逐步成为主流。花呗报告分析了漫画、手办、Cosplay三种典型二次元消费数据发现,漫画已经是上世纪80年代人的专属,它在90后眼中已被淘汰,Cosplay和手办才是主流。在使用花呗购买过这两样商品的用户中,90后分别占比62.81%,63.01%。

 

    90后消费数量多但金额少的情况也体现在运动消费上。90后对运动装备的需求,已从基本的运动鞋“升级”到了健身器材和智能手环。

 

    整体来看,这一群体的消费习惯呈现出明显的消费数量多、金额少,也就是“求潮不求贵”的特点。这除了这一群体经济实力尚处于“蓄力阶段”外,更与他们的消费习惯息息相关,“如今的年轻人更讲求个性,并不是有了钱就追求高消费,自己喜欢和能体现风格才是关键,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追求性价比的表现”,北京青年商会副秘书长梅峰说。

 

匠人群体的新兴力量

 

    在我国手工艺匠人中,年轻一代正在兴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匠人电商生态观察》显示,越来越多的青年群体展现出了对传统手工艺的认同,并将其作为职业选择。调查中,80后、90后手工艺从业者占比达到六成。

 

    这份《中国匠人电商生态观察》基于中国最大的匠人手作电商平台“东家”的数据分析。目前,该平台汇聚了4000多名顶尖匠人,其中包括国内外顶级手工艺大师和年轻匠人群体,作品覆盖茶器、首饰、服装、文玩、家居、古法食品等全品类手工艺制品。

 

    调查显示,年轻的匠人群体伴随互联网成长,普遍具有国际视野,在设计思维上更加新锐、大胆,敢于创新和求变。相对于传统匠人,他们更愿意借助团队的力量完成作品的设计和制作。同时,实用器物在他们作品中所占比重颇高。

 

    互联网催生出一批新型电商化匠人。与此同时,互联网化生产与销售方式让传统手工艺聚集地焕发出新的生机,成为电商匠人集中的新一线文化城市。

 

    报告显示,除了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仍然是匠人聚集地外,不少新锐设计师和文创品牌在中国传统手工艺发源地集聚。其中,盛产瓷器的景德镇、宜兴、许昌、南平,盛产木雕的莆田等地均入选互联网一线城市。这些传统产区拥有丰富的原料资源和相对成熟的产业链条,人才优势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据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东家”联合创始人赵普介绍,匠人电商化的兴起,同时带动了更多个性化的生活方式,穿汉服、玩手串、抄经、品茗成了新一代消费者的生活方式,而吊坠、品茗杯、摆件、手串、茶壶、玉器、篆刻、手链、黑茶则入选兴趣类购买商品排行榜前列。

 

    同时,消费者的消费倾向又呈现出有趣的地域特征,四川人喜欢乌龙茶、浙江人爱好篆刻作品、北京人更喜欢创意文玩,广东人则对调味品青睐有加。

 

体坛年轻一代展现更多自信

 

    在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射击队杨浩然爆冷无缘男子10米气步枪决赛后,在接受采访时他居然笑着说:“金牌就像路边的一朵花,走过去采着了就采着了,采不着就拉倒呗。”对,你没听错。金牌?无所谓。

 

    尽管20岁的杨浩然在中国射击队内被公认为“现象级天才”,但由于缺少一枚奥运金牌,他还不大为世人熟悉。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不妨先来看杨浩然赛后与记者的这样几段对话——

 

    记者:等了4年,却是这个结果,你难过吗?

 

    杨浩然:不会,这哪是等了4年,是路过,就是像路边一朵花一样的,你走过去采着就采着了,采不到就拉倒呗。生活中不是只有奥运会,还有别的啊!

 

    记者:等你4年,等你再参加一届奥运会。

 

    杨浩然:别等我啦,说不定那个时候我就去种田了。

 

    听完这两段话,可以明显感觉到,哪怕丢掉了如此重要的一枚奥运金牌,杨浩然却完全没放在心上。如此的洒脱,在赛场上并不多见。

 

    与杨浩然“异曲同工”的,是泳池女将傅园慧。她游完100米仰泳半决赛后接受采访时妙语频出——“我游这么快?我很满意。”“没有保留,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种种不按套路的回答,瞬间红爆网络,她那“魔性”一般的表情也征服了很多粉丝,被外界封为“泥石流女神”。

 

    傅园慧、杨浩然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走红,颇让人意外。原来在比赛训练之余,他们都是著名的“段子手”。里约奥运给了他们一个舞台,不仅展现成绩,更真实表现自己的个性。而这样的一种真实,在过去是很少见的。以往运动员面对记者采访,几乎都已经套路化,诸如感恩、付出,甚至是自责、道歉等话语,外界都已经司空见惯。像傅园慧、杨浩然这样的“异类”,带给人一股清新之风。

 

    这两个年轻人有着不少相同点,他们不是超级明星,至少在这届奥运会上不算多突出。因此,他们的走红,不是因为多么惊艳的成绩,更不是因为多么靓丽的颜值。那么多人的关注,只是因为他们开朗的性格、率真的表达,毫不矫揉造作,带给人们最简单纯粹的快乐。

 

    这是中国运动员的进步。他们早已不再是人们以往印象中“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代名词,不再是只知埋头苦练的“夺牌机器”;这更是中国体育的进步。内部环境在转变,人们对待金牌的观念在转变,奥运金牌、世界冠军不再是评价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

 

    从傅园慧的“洪荒之力”,到杨浩然的“路边采花”,中国年轻一代运动员正在展现越来越多的自信、率真、乐观、幽默,这相比金牌也丝毫不逊色。

 

为“道德榜Young”鼓与呼

 

    在志愿者这个词出现之前,其内涵是存在的。那些不为物质报酬,基于良知、信念和责任,志愿为社会和他人提供服务和帮助的人,已经描摹了一个个体或者团体的公益存在。我们说,这类人群之中,总会有青年人担纲的,青春的力量因其茁壮而必然会成为中流砥柱。种种事实明证,我们曾经的担心是多余的,中国的80后、90后已然成为志愿者群体的中坚力量。

 

    他们一直被看成脆弱的独生子女,却毫不犹疑地承担起了自己的社会责任。

 

    可以断言:80后、90后必将成为推动中国社会发生深刻变革的中坚力量。

 

    出生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的这两代独生子女,与他们在世界范围内的同龄人有着更加独特的气质,对于我们的社会更是有着巨大的标本意义。

 

    新晋的年轻人在上一代人逐渐年华老去的时候青春拔节。集出生之时的宠爱万千于一身,这种拔节的声音曾经为不在少数的长辈所怀疑:他们行吗?他们能够担当起社会发展的重任吗?

 

    自2008年以后,80后、90后志愿者的形象一经诞生便风华正茂。不必罗列一个个的国家盛事里里外外他们的表现,不必罗列一场场民族考验分分秒秒他们的行为,不必清点那些你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名字,年轻人已经用实际行动向人们展示自己的社会担当。

 

    接棒了!而且相当的精彩!在这样的那样的被打量和检验中,新一代共和国公民既继承了父辈传统,又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如果说不同,还真有。潮头涌来的年轻人不大认同机械、口号的宣传,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和个性,就是从力所能及的小事做起,认认真真做下去。他们热情,却并不把理想挂在嘴边;他们平凡,却义不容辞地选择了坚强;他们一直被看成脆弱的独生子女,却毫不犹疑地坚守着自己的社会责任。

 

    追求时尚与个性的一代人,在成长的道路上学会了顾全大局,学会了合作与分享。

 

    叫他们“道德榜Young”吧。这个半中文半英文融合在一起的新词是网络之上年轻人对他们当中的道德前行者的昵称。既有对榜样的致敬,又有年轻精神的礼赞,多好啊。

 

    每一个志愿者都是在内心深处看齐道德的人,尽管道德的外延更加广阔,但有志愿者情怀的人都深深把道德放在自己行为的最前端。

 

    据悉,迄今为止,我国规范注册的中国青年志愿者已达3000万多人。“志愿者”这个响亮的名字,正成为年轻人追求的“精神时尚”。

 

    当今青年志愿者的精神追求,与我国持续30余年之久的学雷锋活动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这一群体,在对社会有益的事情的担当之上,有继承有创新。

 

    从活动的方式来看,这个群体强调自愿,这种以自愿为前提的活动中,参加活动的动力来自参与者自身,因此参与者更具热情、主动精神和认真负责的态度;从活动内容上看,强调服从社会需求,哪里有重大灾难、有国家盛事、有社区难题、有特殊群体的特殊诉求,哪里就有他们的前往。他们秉持公民精神,自觉自愿地付出巨大的辛劳。

 

    志愿者精神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别人,通过帮助别人而使自己过得充实而快乐。

 

    他们深深认知——生活在有爱、有关怀的公民社会,才能让别人和自我更多地产生幸福感、归属感,家园感。

 

    有这样一个“小侧面”,可以好好解读一下年轻的志愿精神的可爱:四川芦山地震发生之初,大批年轻的志愿者对此次地震的危害没有准确的认识,冒着生命危险奔赴震区,我们必须向这些勇士表示致敬。随着对灾区情况的了解,部分志愿者和救援队到达震中一线后,发现自身作用有限,他们决定离开灾区,将宝贵的空间和时间留给更加专业的救援队以及政府救援力量。

 

    “离开”,也是一种更加顾全大局的志愿精神!追求时尚与个性的一代人,在成长的道路上,他们不只懂得了担当,也懂得了牺牲,懂得了合作与分享。

上一篇:我的婚礼我做主 下一篇:金牌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