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爽朗夏夜

时间:2017-09-12 14:36:04  作者:摄影/汤珺琳 邱小辉 整理/林原

  夏夜,山峰隐藏了所有的夕阳,暮色展开了夜晚的篇幅,农村人也卸下了一天的劳作,蹲在自家晒场上享受一下这个夜晚的宁谧和悠远。燥热正在远去,随着那最后一缕夕阳的背影。农村的燥热是很快就能降下来的,因为泥土的吸附,因为有铺天盖地的枝叶的前遮后挡,尤其是房前屋后有河,夜风徐徐吹来,凉爽也悠悠趴伏皮肤,心很快凉润起来。

 

  蹲在屋外和室内又是一番迥异的天地,室内虽然免遭阳光的炙烤,当阳光褪去,燥热远去,屋内的燥热还盘踞不散,而室外,一阵轻风,燥热就如远天的云,说散就散了,只有夜晚的清凉如花卉的芬芳渗透在每一缕空气里。

 

  大多村民将晚餐摆在露天下。高远的天空作幕,星星做那执灯人,三菜四碟就搁在竹床上,男人赤膊,妇人简单衣着,各蹲一头,吃那日落而息后紧赶慢赶烧好的饭菜。男人还要一杯散装的白酒或是低档的啤酒,驱散一天的劳累,享取片刻的悠闲。小孩们叽叽喳喳,或是拽一小凳坐下来,或是就拥在妈妈一侧搛菜吃饭。爸爸的一旁一般不敢坐,除非爸爸心情好,有意招呼过去,否则是遭横眼的,重的就是一耳刮子。妈妈有时被挤得没法就自顾端碗到一旁去了,任小孩作为。

 

  晚饭后,就是大片的时光供消遣。屋里照样不能待,继续在屋外享受天地的旷远和夏夜的凉爽。凉床照样是主战场,不过成了小孩的天地,在上面大闹天宫,男人呢自觉帮妇人屋里屋外忙乎一阵,洗脚或是洗澡。到村前的河里泡一个澡是很惬意的事,一天的劳乏就被泡得随水而去了。当一切停当,夜晚安静下来,就可怀抱夜的凉爽而眠。小孩照例在竹床上享受夏夜的清凉,大人则是搬一躺椅或是另一张竹床。

 

  蚊子也悄然而至。在人忙碌时,蚊子不得近身,一旦人消停下来,蚊子也乘机而动。如果蚊子如轰炸机在旁轰鸣,我想这个夜晚无论如何都安歇不下来,除非你特困,象征性挥舞几下就任蚊子作为,否则只有将蚊子赶得远远的,梦才能安然栖落。用芭蕉扇或是麦秆扇啪啪驱蚊是常见的情景。边摇,清风徐来,蚊子也趔趄不得近身,瞌睡就慢慢爬上眼皮。没有扇到的身体部位,蚊子就会见缝插针,叮上一口,人会陡然一惊,扇子跟着而来,“啪”的一声打在皮肤上,也将蚊子拍得魂飞魄散。故而,时不时拍扇声将夜搅得涟漪轻漾,如小石子入水。

 

  将蚊子赶得远离梦的疆域,乡村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烧草。事先在安睡的地方架一堆草木,让其慢慢燃烧,浓烟然后淡烟徐徐不断,蚊子就匿迹隐踪,这样人就可以安眠到天明。虽然闻着轻烟不如呼吸自然空气肺腑通畅,但久之就无所谓了,并且闻着轻烟还可细细感受一股稻禾的味道,这是自然的呼吸,很能温慰精神。还有一种辣椒草燃之,就有点呛鼻了,久久都不散,当然蚊虫都远遁了。不过这种效果最显明,蚊虫是一个影子都不敢留下,梦可圆润。

 

  夏夜当然也有在桥洞或是桥上乘凉的。趁着洗澡的当口,就趟水来到桥下,将凉过的身子斜倚在洞壁的石阶上,躺卧也可,关键是不能长久。一长久,凉气浸入,往往要得病的。故而稍凉就起身,将梦安放在家里。在桥上则不同,可以尽情陪夜晚一道滑向黎明。当然不是真睡,在桥上是没有躺卧的地方,只有斜倚栏杆或静坐其上,听人絮语,谈天南地北的新闻,间或也插上一两句,或只是聆听。夜渐深,语声渐稀,瞌睡渐浓,就可半寐半醒间将夜晚的燥热徐徐赶走,直到夜阑人静,才惬意回家。许多时候,我在睡梦中,依稀听见离家不远的桥上还传来碎碎的人语。

 

  乡村的夏日夜晚很迷人,如覆盖其上的美丽夜空,深不可测,却流淌着浓情蜜意,如睡熟时朦胧听见母亲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扇子替我驱蚊,在凌晨醒来发现是躺在自家的床上,而不是入睡时的竹床,肯定妈妈半夜将我抱上床。

 

  夏日的夜晚总是有许多故事,总是有许多温暖的情节,我们在夏日的夜晚无忧无虑如风成长。夏日的夜晚供我们驰骋记忆,供我们品味农村的甘甜。

 

  如今确实有许多场景、故事只能在记忆里打捞,无法在现实中演绎。即使农村,现在大多用上了空调,最不济的也有电风扇昼夜不停地驱赶炎热,那种裸露在星空下,用手摇的朴素扇子驱赶蚊虫和炎热,我想很难再见到了。即使用上这古朴遥远的东西,我想许多炎热还是浓重包围着你的,因为周围的水泥路面,因为被砍伐的裸露山岗,因为日渐见底的河床,谁将那份荫凉携来?

 

  夜风徐徐,打开那份记忆,也打开一份不能复制的美丽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