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渔家傲

时间:2017-11-10 11:25:13  作者:摄影/汪翔 黄渊清 庄育杰 吴艳 张庆祥 整理/周传馨

渔民一天 收获险中求
 
    当人们奔向码头或走进饭店,一尝鱼虾等海货的鲜味和咸香,在杯酒交错和酒足饭饱之时,你是否只顾夸赞这海货真地道,又有几人能够体味到渔民捕捞海鲜的艰辛?我们跟随船老大出海,体验了一把当渔民的感觉,现场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
 
    40岁的老刘名叫刘大林,来自重庆,原来在一家煤矿公司干宣传工作,由于企业不景气,他决定来山东青岛打工,经朋友介绍来当渔民。他来当渔民除了赚钱养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受海明威《老人与海》的故事影响,自己也希望通过亲身经历将来能写一本有关自己和大海的故事。
 
1.jpg
  每年的10月、11月,是渔村人家晒鱼晒虾的大忙季,随处可见的晒鱼晒虾的架子占据着村口路旁乃至家家户户的庭院,勾勒着蔚为壮观的渔村盛景。  摄影/汪翔
 
2.jpg
2-1.jpg
2-2.jpg
  渔船归来时,码头上立刻喧闹起来。渔民们从船舱里运出一袋袋,一兜兜、一篓篓,一筐筐大小不一的鱼虾蟹子,再把它们转交到鲜活市场的零售点。  摄影/黄渊清
 
 
    在船行进途中,船老大杨仕建把船的时速设定在2.8海里左右,让船慢慢拉着拖网走。6时多,准备收网,杨仕建一声令下,两个伙计穿上防水皮衣裤,只是刘大林是第一次穿,稍微有点紧张,导致把裤子穿反了。收缆绳时,大部分都是用机器滑轮带动,省了好多人力。渔网起得相对轻松,网内绝大部分都是些立虾,没有什么像样的鱼。“总共就是七八斤吧。”杨仕建很郁闷,不停地摇头。的确,海穷了,海货少了。
 
    虽然第一网有点让人心酸,但撒网还要继续下去。他开始驾船驶向大公岛方向。
 
    7时30分许,绕大公岛转了一圈后,找到一块海田,杨仕建把船稳稳停住,他打算在这里下第二次拖网,于是和侄子杨建一起又把网顺入海中。由于凌晨1时起来就开始工作,加上离港4个小时的奔波忙碌,他们有些饿了,等待第二网上来的空当,正是吃早饭的最佳时间。他们各拿出一根火腿肠开吃,杨建更是提来一瓶啤酒喝起来,因为杨仕建要驾船所以他没有喝。
 
3.jpg
3-1.jpg
3-2.jpg
  金秋时节,随着部分渔船伏休“解禁”,带来了不少新鲜渔获,海产品加工行业,又再度热闹起来。如今,这个行业正受到日益发达的物流冲击,本地就不用说了,几百里甚至上千里以外的地方,新鲜的海鲜当天就能到,也就不会再去买干海鲜了。  摄影/庄育杰
 
 
    9时30分许,第二网收起来了,网住了一些立虾,还有几只对虾,另外有些鳗鳞、红头鱼等。“这次比第一次稍好些,但还是不理想。”杨仕建有点失望。
 
    前两网没太大收获,杨仕建决定去崂山东部海域看看,经过近一个小时到达目的海域。雨开始下起来,并逐渐大了。这里的渔船相对较少。
 
    可能这块海域海底不太平整,13时30分收网时,发现渔网特别重,这次的海货是当天最多的,八带、红头鱼、鳗鳞、立虾、螃蟹、对虾等,这也让杨仕建高兴了起来。把所有捕到的海鲜分类装筐后,为了卖个好价钱,他决定返航。
 
    16时许,渔船开始返航了。这时雨停了天也晴了,大家心情大好。对于杨仕建来讲,每次返航都有一种甜蜜幸福的感觉,除了收成外,主要因为妻子在码头等待着他,准备接货卖给顾客。
 
    17时许,船顺利到达南姜码头。这时岸上熙熙攘攘,已经有人等待接货了,都是些老主顾。没有接走的海货,都搬到了妻子的摊位上卖,立虾和八带都是15元1斤,很快海货就卖光了,所得2000元。杨仕建算了一笔账,去掉油钱、船工工资、租船费用等2000元的成本,一天忙活刚刚够本,话语中带着心酸和苦涩。
 
渔家晒秋 晒出大市场
 
    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浙江舟山市六横镇田岙渔业村妇女刘优娟有一手过硬的剖晒鱼鲞技术,她剖晒的鱼鲞质佳味美,很受消费者欢迎。现在刘优娟的鱼鲞生意越做越大,开始销往全国各地。
 
    刘优娟今年57岁,出生在六横悬山岛一个小渔村。22岁那年嫁给了六横田岙渔业村渔民陈岳成。由于常年出海捕鱼,抽空会在船上剖晒一些鱼鲞,慢慢地,陈岳成的剖晒鱼鲞技术越来越好。而刘优娟心灵手巧,干活麻利,在丈夫的言传身教下,也渐渐学会了剖晒鱼鲞技术。“别看剖晒鱼鲞方法比较简单,其实是有很多讲究的,如有些鱼剖鲞时要放些盐,有些鱼不需要放盐,但需在海水里浸泡一下味道才会好。”刘优娟说。
 
    2015年9月一天,有一批客人来家里做客,刘优娟在招待时,烧了一碗她自己剖晒的鱼鲞。客人们都说味道好,回去后纷纷打电话给刘优娟的女儿,想买点鱼鲞并帮他们邮寄过去。自己晒的鱼鲞还可以邮寄卖,这激发了刘优娟做剖晒鱼鲞生意的念头。与子女商量后,刘优娟决定,由她和儿子来剖晒鱼鲞,女儿负责网销。
 
4.jpg
秋日里,渔家人最珍视的东西有两样:阳光和鱼鲞。  摄影/吴艳

5.jpg
  渔网捕鱼后会沾上一种被渔民们称为“粘涎”的微生物,使渔网腐烂速度加快,所以渔家人要时时精心晾晒渔网。  摄影/张庆祥
 
6.jpg
  上品的鳗鲞色泽透亮,油润而熠熠生光,蒸来吃有种肥鸡的口感,所以民间仍有“新风鳗鲞味胜鸡”的说法。  摄影/范军
 
 
    “剖晒黄鱼、马鲛鱼等时,需先撒些盐,但撒盐时间不能过长,时间一到就要把鱼鲞里的盐清洗掉,然后拿出去晾晒。这样的鱼鲞质量好。”刘优娟说,自从干起剖晒鱼鲞行业后,她还学会了一套磨刀技巧。刀若不锋利,剖鱼鲞时就会破坏鱼外表,失去品质。此外,剖鱼鲞时要把刀放平,否则鱼鲞剖不完整。“剖鳗时,要把鳗骨头剔干净,放到网笠上晾晒时必须用手从头到尾抹一遍,这样晒出来的鳗鲞样子不会变。风带鱼一定要选雷达网带鱼,因为雷达网带鱼油足、肉厚、味道好。”刘优娟大方地分享着经验。
 
    刘优娟告诉笔者,自从鱼鲞通过手机移动客户端销售后,销售量成倍增加。为此,刘优娟投资10多万元建造了一个小型冷库。每天凌晨一点左右,刘优娟就要起床将鱼解冻,然后和雇请来的五六位渔嫂一起剖晒鱼鲞。晒干后的鱼鲞送到女儿位于沈家门的公司进行销售。
 
    “我做生意,全家总动员。有时鱼鲞白天晒不干,晚上还要晾晒,这就得有人看管。平时上半夜由我看管,下半夜由我儿子看管。70多岁的婆婆有时也会主动帮我看几个小时。”刘优娟说,“晒鱼鲞苦是苦了一点,但效益还不错。再说,哪个工作不辛苦呢?”
 
    刘优娟,一位普通渔家妇女,靠着勤劳双手,创出了一片新天地,令人钦佩。据悉,去年刘优娟剖晒各种鱼鲞1万多公斤,销售额达100多万元,从未因鱼鲞质量不好被退过货。
上一篇:年五夫 活源毓秀 下一篇:秋日胜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