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秋日胜春朝

时间:2017-11-10 11:32:37  作者:摄影/高忠锐 杜海鸣 毛豫娜 肖光耀 蔡淑华 整理/周传馨

大地尽染黄金甲
 
    初秋的稻田还是一片绿油油,一阵微风吹过,它们摇摇身子,多么可爱啊!从远看去,那稻田就像一片绿色的地毯。稻田旁边还有一些野花,展开了美丽的笑脸。在微风吹拂下,野花翩翩起舞。此时的稻苗已满是诱人的稻穗。刚长出的稻穗还是绿色的,一串串稻穗结满了谷粒,一粒粒的稻谷相互叠着,你挨着我,我挤着你,谁也不肯让谁。每一粒稻谷上还有一朵朵白色的小花,许多小蜜蜂在田间飞舞,忙着采集稻花蜜!剥开一粒稻谷,你将会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随后,一滴浓浓的米浆就从绿色的稻壳中溢了出来,米浆粘糊糊的,粘在手上,那稻香味让人久闻不厌。
 
    稻田旁有许多弯弯曲曲的小水沟,山上的泉水沿着水沟流进了稻田,稻田里的稻苗咕咚咕咚地喝着这清凉的泉水一天天地长高长旺,一转眼,稻子成熟了,金灿灿的稻子好像一片金色的海洋。这时的稻田里到处是农民忙碌的身影;到处是轰隆隆的打谷机的声音;到处是成群的小麻雀,它们在忙着寻找遗落的稻穗。几天之后,稻田留下的是一行行的稻茬和一捆捆的稻草。
 
    当秋风吹拂着你的双颊,稻田里,那一株株饱满的稻穗充满着成熟的喜悦,弯着腰,躬着背,低着头,它好像是成功者谦虚的楷模,当秋天来临时,硕果累累,秋高气爽,一股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一切都是那神奇的画布——大自然,精心用粗细不一的线条,五彩缤纷的颜料,勾画出一幅又一幅美得动人,色彩斑斓的图画,让人心旷神怡。人们感受到劳动的甘甜、丰收的喜悦,地里的农民,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上溢出了笑容。不知淌了多少汗,如今丰收在望,能不叫人开心吗?
 
    稻子熟了,大地沸腾了。农人拿着镰刀,开着机车在田梗间来回穿梭。轰隆隆的声音响彻耳际,田地里到处是人们忙碌的身影,一阵阵稻香扑面而来,稻谷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点点亮光,就像一片金色的海洋。站在山顶,极目望去,阳光洒在金色的田园中,宛若一幅巨型油画展现在眼前,美不胜收。蓝天下,块块稻田左右相接,道路纵横交错,村庄掩映其中,河塘星罗棋布,绿色的树木点缀其间,可谓最美秋景之一。收割机在田野上欢快地跑着,农民头戴草帽,在烈日下装粮、运粮,丰收的笑容写在了他们的脸上。金黄色的稻穗一块接着一块,一片连着一片,与远山、翠竹、农舍、落日、雾霭交织成一幅美丽的丰收图画。
 
梯田秋意共徘徊
 
    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灿烂的季节。秋叶五彩缤纷,黄的如金,绿的如玉,红的如火,把秋姑娘打扮得格外妖娆。一阵凉风拂过,金黄的树叶,摇拽着一把把小扇子,从空中飘飘而下,似乎在诉说着一个美丽的童话。我们谈过很多红枫,见过不少银杏,却忘了乡下那金黄的稻田,在袅袅炊烟的晕染下,才是最美的田园风光。如果你厌倦了城市的忙碌、复杂,真不如到山里的梯田去走走,那里有最美的曲线,最美的秋天。
 
    岁月早已过去几百年,辛勤的农家人年复一年在这里耕耘,繁衍,年年岁岁演绎着特有的农耕文化与大地艺术。这可是一个令人想像不到的美丽地方,每到秋天,梯田群充满了一种令人欢快愉悦的金黄色,甚至连那里的风,也是金黄色的。
 
    登高眺望,密密麻麻的梯田,就像串串珍珠点缀大地,又如颗颗明珠洒落人间。而那田间的房舍、袅袅的炊烟、劳作的人群,又似一幅浓浓的山水田园诗画。田在山中,群山环抱,绿树映衬,置身其中,让人顿感心清气爽,如入世外桃源。
 
    形状各异的大小金黄色梯田盘绕山腰,农民们犁田、砌埂、削壁、灌水,或牛拉,或人牵,点缀在如镜般的梯田水面,勾画出一幅生机盎然的田园风光。层层的高山梯田,绵延数十里,美得让人惊羡。当太阳西下时,逆光下的梯田别有一番景色,应了朱熹的“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境界。
 
天上白云落人间
 
    棉花盛开在晚秋,那十几天,地里的棉花总是摘也摘不完,前一天刚刚被摘过的棉花地,两三天后,又是白花花的一片。
 
    秋风时节,棉花田里,一个个成熟的棉桃绽放出一朵朵白色的花,可采摘了。当球形的果实裂成几瓣,露出洁白如雪的棉花时,棉花便成熟了。这时,整个棉田好像被雾笼罩着一般,又像是天上的云娃娃都落进了棉田里。那景观真是美极了!
 
    每年的这个季节,孩子们便和大人们一同到棉田开始摘棉花。摘棉花时,大人们胸前大都戴着一个劳动布大围腰,把围腰底边的两个角分别扎在腰间,这便是存放棉花的大布袋了。而小孩子则都自带一个布包,并把一根书包带挂在脖子上,好把摘下的棉花放在里边,慢慢走进绽放着繁星点点的棉田里。
 
    摘棉花这种活,必须小心、细心加耐心。因为这个季节,棉秆上的叶子大部分都干枯了,稍不注意棉花上就会粘上碎叶子,所以尽量小心别让它们与其接触,如果真的粘上渣滓,必须耐心地一点一点拣干净才可放入包中。因此,这种活儿,大都让女人们来完成。棉叶拨开后,棉花露出一张张灿然的笑脸,身轻手巧的女人们左右开弓,熟练地把一朵朵白云似的棉花摘下,丢进胳膊下的篮子里或腰间的围裙里,剩下空空的棉壳。一篮子一围裙装满后,就倒进田间地头的大包里。
 
茶园秋色引客来
 
    在当下回归自然,寻求身心愉悦的休闲度假旅游热中,城市人选择生态旅游,生态观光茶园成为极具吸引力的旅游资源。
 
    秋季南国,天高气爽,气候宜人。秋天的茶园,更是一道独特迷人的风景。秋风习习,许多树叶都已经开始枯黄,可当你来到茶园时,放眼望去,眼前都是绿色!茶园里的一切都是那样与众不同,一道道梯田从山脚蜿蜒到山顶,像迷宫般纵横交错。梯田上种着一排排整齐的茶树,矮矮的,绿绿的,像一个个变异的绿色大蘑菇,又像一个个蓬头的顽皮小孩子。
 
    高低起伏的丘陵地貌,千万株茶树组成的一张张绿色毯子将山地包裹覆盖,同时延伸开去;生长状态不同导致植物叶面和群簇显现的深绿、黄绿、嫩绿、亮绿形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满目苍翠,郁郁葱葱,容易给人以春色满园的春天错觉。
 
    茶园套种的几千株桂树、樟树、杉树排排耸立,与树下同样整齐的茶树在山包上、山坳间、池塘边、稻田旁形成不同的图案,色调丰富、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山间道路蜿蜒曲折,阡陌纵横,显得雅致有序;茶园里,茶农们采摘忙碌的身影犹如跃动的音符,让这幅柔美画卷更加立体丰盈,美不胜收。
 
    生态观光茶园是以茶叶生产为依托开发的具有旅游价值的资源,茶叶产品,田园风光和乡土文化,通过茶叶和旅游的结合,突破了传统的茶叶生产模式,建立起以茶叶带动旅游,以旅游促进茶叶产业发展的互动机制,形成一种新型的茶业+旅游业的生态农业模式。
 
    观光茶园以茶文化、民俗文化、地域文化为主题,以茶叶资源与茶事活动为基础,通过合理的规划设计,形成茶叶生产、科技示范、观光采摘、休闲度假、餐饮购物为一体的新型茶业与旅游业相结合的发展模式。
 
    在产茶区,茶园的发展已经不仅以茶业为主,茶山的观光体验,让游客感受到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游客可以参与采摘,制作,体验制茶乐趣。茶艺表演,各地茶风俗展示,使游客感悟悠久深厚的茶文化。
 
海边自有盐如玉
 
    想要去看“天空之镜”?福建就有一处地方满足你的视觉体验。虽然不比茶卡盐湖的一望无际,但别有一番“盐”色。
 
    泉港山腰盐场是片安静小众的“天空”,这里水平如镜,盐白似雪,有着与茶卡媲美的精致颜值,也有着跟天空一样的属于自然的宁静!一望无垠的盐场水渠纵横,格状的盐田铺满浅水,波光粼粼,略带咸味的海风和空气扑鼻而来。
 
    山腰盐场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也是福建省最大的食盐(载体盐)生产和出口基地。
 
    山腰盐场地处福建省湄洲湾南岸,所在的海湾滩涂广阔,潮水和气候条件十分适宜盐业生产。据史料载,早在唐、五代时期,福建中南部沿海民间便有农户从事“煎制海盐”,直至明嘉靖年间,民间制盐由煎制改为日晒。明末清初,原属惠安的山腰地区有产盐户一百多户。清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起,山腰地区陆陆续续用20年时间围海建盐埕一万多公亩,这是山腰地区成规模围海建盐田的开始,史称山腰盐场的诞生之年。从清朝到民国年间,山腰地区各盐户或单独或联户不断小规模围海,扩大滩场面积,但都属于个体经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山腰盐场还开始了大规模围海扩建。1959年,山腰盐场通过走合作化道路,由一家一户个体经营转为国营企业,生产方式也从零散生产转为集中经营。到上世纪80年代,山腰盐场共辖9个盐业工区、67个生产单元,滩场总面积从3.3万公亩发展到近十万公亩。
 
    水平如镜,盐白似雪,盐工们手持盐耙,在结晶池中旋盐。这幅优美的画卷,来自泉港区山腰盐场。
 
    海水蒸发结晶成盐,众人皆知。但大部分人不知道,盐与盘中餐一样“粒粒皆辛苦”。盐场的美景背后,是盐工晒盐制盐的艰辛劳动。
 
    盐耙旋盐,只是制盐的工序之一。据山腰盐场工作人员邱丽丽介绍,要制盐,首先要纳潮。每次纳潮,盐工们要观测潮位,测试海水浓度,科学适时地将高浓度潮水放进蓄水池。海水进入蓄水池后,将沿着盐场的引水渠,利用六步或七步走水方式在蒸发池中逐渐将水分蒸发掉。海水的盐度(波美度,表示溶液浓度的一种方法)在8度到9度之间,经过6道蒸发池的蒸发后,盐度将达到23度左右,即高浓度卤水。随后高浓度卤水被引入结晶池继续蒸发,最终结晶成盐。而旋盐便是盐工生产高品质盐的一道重要工序。
 
    经过一两天的旋盐,卤水渐渐结晶成盐,盐工就要开始扒收原盐了。他们将雪白细腻的盐集成小坨,堆在盐田旁淋卤,排除苦卤,清去污渍和杂物。大约两三天后,原盐就生产好了,可以按照不同品质归入大坨,等待运送到加工厂深加工,成为我们生活所需的食盐。
上一篇:渔家傲 下一篇:缘定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