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0日 星期六

狂野肯尼亚

波澜壮阔的生命奇迹之地

时间:2018-01-10 10:13:27  作者:摄影/冯宇峰 林勇 张峻峰 整理/周传馨

  “肯尼亚”这名字是原野、浪漫、狩猎的代名词,更是一个可以让人亲近大自然、舒展身心的国家。这片卡其色的土地,被称为东非洲的一块“瑰宝”,它曾经是马萨伊部落(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游牧狩猎民族)的家园,也是十九世纪时欧洲富商权贵狩猎的天堂。

 
鸟兽王国
 
  肯尼亚有东非的旅游之国的美称,被誉为“鸟兽的乐园”。
 
  肯尼亚的魅力在于神秘和梦幻,变化莫测的荒野、数量庞大的野生动物、自足的原始部族,天与地的结合组成了最为和谐的生命交响曲。著名的狩猎活动就在这儿萌芽、发展最终成为东非洲旅游的一大特征。来到肯尼亚,骑着马、牵着骆驼、带着帐蓬、领着家仆厨师、背着家私家具、再扛着厨具,如此这般,浩浩荡荡出门去看猛兽、打猎、游玩。
 
  时至今天,同样的游玩活动,依然受到世界各国旅客的欢迎,趋之若骛。不过,想要现做一张豹子皮、狮子皮,或是想要把一头野牛的头宰下,剥制而成标本,挂在家里客厅壁炉之上,这恐怕不再可能,因为自1977年开始,猎杀任何野生动物都是非法的。
 
  每一个国家公园、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及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内,最高档、最豪华、价位最高的都是帐蓬酒店。每一处大都只有十来个帐蓬左右,招待客人绝不超过几十人,而服务员和客人的比例总是2:1,两个服务员对一位客人,比例相当高。帐蓬内设备齐全,有舒适的卧床、梳化,更有独立的卫浴设施。另外,酒店多设在河边,峡谷边。帐蓬外总有独立的私人小阳台,观赏河里或谷里的狮子、豹子、大象、河马或角马等。
 
  要说住在帐蓬酒店是体验昔日的狩猎活动传统,那么,跟野生动物在自然生态环境下接触,可以说是恒久不变的狩猎精神。在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在安波沙里国家公园,在来奇比亚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等地区,这些帐蓬酒店都备有英制路华四驱,由认识当地生态至深的土著当司机,再有数代以肯尼亚为家的白人作向导,带领客人在东非大草原上找寻各类猛兽,然后慢慢靠拢,以超近距离观看动物嬉戏、觅食、休息,甚至哺喂初生幼狮小豹。
 
  肯尼亚的草原上出名的动物保护区实在太多了,而且面积巨大,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在这些野生动物保护区游玩的最佳方式就是驱车追寻野生动物的足迹。以火烈鸟闻名于世的纳库鲁国家公园距离内罗毕不远,这里的风景以及生态是其他保护区难以媲美的。
 
  而另一个著名的国家保护区,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以其动物种类繁多、数量庞大而著称,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里约有近百种哺乳动物和450多种鸟类,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而同处草原腹地的安伯塞利国家公园则有世界上最大的陆地哺乳动物,非洲象象群。在肯尼亚你能与非洲著名五大猛兽:狮子、猎豹、野牛、非洲象和非洲犀牛近距离接触,还能了解这里坚守传统的马赛人的日常生活。
 
  在马赛马拉,成群的角马、斑马和羚羊在广袤的草原上游荡,大象和长颈鹿就在越野车前面慢悠悠地过马路,狒狒和大草原猴在灌木间闪现。为了寻找那些大型肉食动物的踪影,每辆车之间都有联络,得知哪里有狮子,所有的车都会往一处开。“有一次我们在草丘上看到了聚在一起休息的狮群,之后马上车就比狮子多了,全都围了过来。”
 
天国之渡
 
  如果说中国的“春运”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集中的人类大迁徙,那么在地球上的动物世界中,肯尼亚动物们之大迁徙一点都不逊色于人类的“春运”。
 
  每年六七月间,生活在这里的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驼鹿、非洲象等食草动物和它们的天敌狮子、豹、狼等,成群结队地向肯尼亚方向迁徙。食草动物在前,食肉动物紧随其后,这支浩浩荡荡的动物大军有时长达10余公里,据说在最高峰时,角马群的数量多达140万头。到八九月间,动物大军又向相反的方向迁移。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壮观景象。可以看到成千上万匹角马前赴后继,从鳄鱼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横渡马拉河。
 
  大批迁徙的野生动物需要跨越狭窄的马拉河河口才能到达马赛马拉草原,在迁徙的过程中,马拉河将会上演动物大迁徙中最惊心动魄的马拉河之渡。乘坐吉普车深入马拉河,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动物们都在马拉河的缺口聚集,然后在某一个时刻,成群结队地奔腾起来,无比震撼地冲过马拉河缺口,壮观场面让人惊讶得无法言语。此时不要忘了河中还有一大群等待已久且虎视眈眈的鳄鱼,奔腾之中,鳄鱼与角马、斑马等动物在河中“搏斗”的场面也极为震撼。
 
  8月左右开始的雨季唤醒了马赛马拉的草原,上百万头角马也追随绿草从赛伦盖蒂北迁到马赛马拉。在铺天盖地的角马群中,斑马仿佛被淹没,只能点缀其中。狮子、鳄鱼循声而至,开始收获丰硕的猎杀。在波涛汹涌的马拉河,角马堆积在河的南岸,拼死渡河,奔向水草丰茂的草原。
 
  肯尼亚动物大迁徙的壮观场面彻底震撼了每一位观者的心灵。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环境之下,有许多体力不支、老弱病残的动物会在迁徙途中被猎食。角马们知道自己一步都不能停下,甚至是硬着头皮踩着在河里挣扎或已死去的同伴身体上,也要快步踏过那条危机四伏的马拉河。世界艺术大师罗丹曾说过,世间的活动,缺点虽多,但仍是美好的。确实,一个人的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如何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出无限的激情,而不是被生活的包袱蝇蝇所困。相信到肯尼亚,你一定会放空自己的内心,情不自禁地沉醉在这茫茫的大草原上。
 
草原晚餐
 
  在原野的东非洲大草原,狩猎不单是旅游的传统,更是浪漫生活的感受。每当日之将尽,一天狩猎活动又要结束之际,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摆一张桌子,上面铺盖着雪白的布料桌面,旁边再摆着两张帆布料的椅子,朝向那橘红巨轮,一、二位身穿白衣白袍白帽的服务员从旁为你添酒待候,直到夕阳化成晚霞,再变为挤满了繁星的夜空,这一出每天一回的“落日晚饮”才宣告结束。要想体验陶醉在星空笼罩着的感觉,晚餐也可以在野外进行,这种“草原上的晚餐”是东非生活的另一浪漫感受。
 
  “草原上的晚餐”多是选在河边进行,因晚上降温而一定起有营火。服饰方面,不管是客人或是服务生,大家都是盛装出席。再由于邻近河边,因此,多有河马作陪,偶而它们会尝试接近你,但更多时候是发出低沉的咆哮声,配合着虫鸣鸟叫狮子吼,就像一首大自然命运交响曲在你身旁边吹奏。
 
  位于肯尼亚中部高原阿伯岱尔国家公园内的树顶公园靠近尼耶里镇,始建于1932年,树顶旅馆最初由定居肯尼亚的英国军官埃里克为狩猎和观赏动物于1932年建在一颗巨大的无花果树高高的树干上而得名,初建时仅有三间卧室、一间餐室和一个狩猎室。直到1952年“上树是公主、下树是女王”的传奇故事才使这里一夜成名。
 
  当时的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公主在肯游览时夜宿树顶,当晚其父乔治六世去世,英国王室当即宣布伊丽莎白公主继位,伊丽莎白历史性地在树顶登基成为女王。同年,一场大火烧毁原公主下榻的树顶,后来在原址对面进行了重建。
 
  1983年英女王故地重游,在女王套间下榻,由此树顶家喻户晓。树顶为四层全木结构楼房21米多高,搭在数十根粗大的树干上,可容纳百余人食宿,底层离地十多米,野生动物可以自由穿行其下。在旅馆的屋顶有一个大平台,俯瞰可以观赏到漫游在公园里的野生动物。每到晚上,成群的大象和野牛来到楼下吃盐和其他矿物质,各种鸟类及动物亦到水塘边喝水,动物们构成一幅美不胜收的黄昏景象。
 
火烈鸟齐飞 染红一池碧水
 
  肯尼亚到处都有美丽的花草植被,而且很多花草是在国内看不到的。更奇特的是这里无树不开花,无论高矮,无论春夏秋冬,千树万树总是花团锦簇。众多国际机构也看中了这里的环境,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人居署总部及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的办事处都设于内罗毕郊区。
 
  工作之余,酒吧是个不错的去处。带上一本书,要上一杯咖啡,一下午的时间在酒吧的草坪上度过。蓝天白云下,绿草花树间,浮生又得半日闲。
 
  1960年,纳库鲁湖连同附近草地、沼泽、树林和山地被划为鸟类保护区,1968年正式辟为国家公园,是非洲地区为保护鸟类最早建立的国家公园之一。
 
  纳库鲁湖活跃着300多种鸟类,其中最著名的是火烈鸟,以及它们无比壮观的“更生之舞”:一只只火烈鸟,羽衣的粉红色有深有浅,显得斑斓绚丽;双腿修长倒映水中;舞动翅膀起飞时,在湖面掀起道道红色的涟漪。
 
  纳库鲁湖及其附近的几个小湖,地处东非大裂谷谷底,是地壳剧烈变动形成的。它的周围有大量流水注入,但却没有一个出水口。长年累月,水流带来大量熔岩土,造成湖水中盐碱质沉积。这种盐碱质和赤道线上的强烈阳光,为藻类孳生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几个湖的浅水区生长的一种暗绿色水藻是火烈鸟赖以为生的主要食物。
 
  每年六七月份,成千上万只火烈鸟聚集在一起,一池湖水顿时被映照得通体红透,成为一片烈焰蒸腾的火海。而一旦兴尽,它们就振翅高飞,直上中天,仿佛大片的红云。这一奇特的变幻,历来被称为“世界上火光永不熄灭的一大奇观”,每年有上万游客从世界各地来到纳库鲁湖一开眼界。
 
  纳库鲁湖及其周围地区,成为火烈鸟聚居的地方,被称为“火烈鸟的天堂”。在这一带生活的火烈鸟约有200多万只,占世界火烈鸟总数的三分之一。火烈鸟的粉红色羽毛是当地群众制作工艺品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