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荒蛮之美

时间:2018-01-10 10:22:29  作者:摄影/陈建强 整理/周传馨

  埃塞共有80余个民族,但最具非洲特色和原始魅力的大概50个部落,大多分布于奥莫河谷。

 
  这里与肯尼亚接壤,地处边陲,交通闭塞。一条奥莫河蜿蜒近千公里,将埃塞南部两个最大、最偏远、最具野性的自然保护区——奥莫及马果国家公园一分为二。
 
  因为远离红尘,远古部落的传统习俗几乎原封未动,如穆尔西人的唇盘奇观、哈莫尔人以跳牛仪式作成人礼以及女孩乐享男人对自己的血腥鞭挞等。
 
奇风异俗 抢人眼球
 
  邓加·纳库瓦出生在奥莫河谷的达斯村,是卡拉部族的一名族人。他身材不高但体态修长,今年还不满30岁。他的哥哥在两年前被其他部族的人杀死,因此他也成为家里的老大。
 
  据悉,在奥莫河谷地区,部族间时常会发生冲突,一方面是为了争夺草场、水源及地皮等自然资源,另一方面是奥莫河谷地区的各个部族本就好战,因此各部族族民互有死伤是常见的事情。然而,随着国际慈善组织的介入调解,如今部族间矛盾已大为减少,不少部族相互之间还签订了和平协议。
 
  河谷内唯一的一条河—奥莫河长500英里,在河的两岸零星散布着少量森林和草场,大多部族都选择在这些地方定居。奥莫河谷地区的部族包括卡拉族、穆尔斯族、哈马尔族、苏里族、乃加汤族、克唯古族和达辛力族,这些部族合起来约有近20万人。部族的日常生活来源主要靠畜牧业和农业,牧人圈养牛羊,农民种植小麦、高粱等农作物,但是农业收成的好坏却要取决于气候情况。
 
  纳库瓦所居住的达斯村远离公路,搭乘卡车要耗时3个小时。在雨季的时候,村子周围会变得泥泞不堪,难以通行。村内建筑均为小棚屋,村内也没有像样的道路,灰尘很多。在奥莫河谷,牛羊往往被看成是一个家庭最大的财富,准备结婚的年轻小伙子要想迎娶女方,往往要向女方家里送上数量极多的牛羊作为聘礼。
 
  但是,各个部落的主要食物来源仍然是农作物,部落村民都把农作物播种在奥莫河河畔。每当洪水季节结束,河畔露出来的时候,卡拉族的居民就会在河畔上种植高粱和玉米,但他们的种植方法及农业技术极为简单,往往需要靠天吃饭。有些年份雨水不足的时候,收成就会极差。但是同其他部族的村落相比,达斯村还是较为稳定的。其他村的村民往往还需不断把自己的牛羊等牲畜赶到新的草场,而达斯村的村民则不用。
 
  在奥莫河谷,各个部落都有着其独特的文化,最为知名的大概就是穆西族戴着唇盘的女人吧。她们从小就开始练习往嘴里放一种盘子,放盘子之前,先用小刀将下嘴唇和牙龈之间切开一个口子,使下嘴唇与齿根分离。最开始放一个小盘子把口子撑开,使其不再长回去,然后再换成大盘子。盘子越大,标志着相貌越美。不过据说戴唇盘的初衷,只是为了避免自己部族的女人被其他部族抢走。
 
  向导说,穆西女人戴唇盘,也不是每时每刻的,在家里时通常不会带,只有外出或是打扮时才会带上,就有点像我们戴耳环一样。现在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女人们带唇盘的越来越少,也许有那么一天就悄悄地消失了,个人觉得虽然有那么点遗憾,但是从此不会再有人为了戴唇盘而伤害自己的身体,也挺好的。
 
  据说,穆尔西姑娘10岁左右就开始练习往嘴里放盘子。盘子型号不同,都是泥土烧制或用木块做的。平时放在嘴里,吃喝时才摘下来。
 
  穆尔西姑娘嘴里的盘子越大,身价也越高。穆尔西人不怎么吃牛肉,因为牛是镇家之宝,饿得要死时才用它换粮食,或者孩子嫁娶时用牛当彩礼。如果姑娘的盘子属于最大的那一种,那么她父母可以收到50头牛的彩礼,一下就成了富翁。
 
  Hamer族的女人是奥莫河谷的部落里最美丽的女人。她们大多赤裸上身,用一张牛皮或者羊皮裹在下身当裙子,头发编成无数的小辫子,身上和头发上涂着牛油和泥土混合的涂料,油亮的棕色,就像欧洲妇女整天把自己关在日光浴室里做出来的效果。
 
  Hamer女人脖子上挂满了贝壳和珠子穿成的项链,在褐色的皮肤上鲜艳夺目。她们大多五官清秀,气质高雅,总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你,眼神平静温和,没有其他部落的野性和挑衅。
 
  Hamer部落是一夫多妻制,可以通过女人脖子上的项圈来区分婚姻状态和家庭地位,已婚的女子脖子上戴着两条粗粗的项圈。而底部伸出一个木椽头的项圈,只有第一位妻子才有权利带,她在家庭里地位高于其他的女人。
 
  卡诺人喜欢在身体和脸上涂上各种花纹,在嘴唇下镶金属针和其他装饰物,有一种震撼、和谐、野性的美。卡诺女人通常带着贝壳和彩色玻璃珠子穿成的项链,这些项链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赠送的,所以从一个女人脖子上项链的多少,可以看出她的受欢迎程度。
 
  卡诺男人向女人求欢示爱时,盛装披挂,并带上漂亮的羽毛,如果你是为了摄影去非洲,拍下这一幕会非常浪漫和震撼的。
 
文化独特 自然天堂
 
  在古希腊语中,埃塞俄比亚表示被太阳晒黑的人民所居住的土地。具有3000年文明史的埃塞俄比亚是许多流动的部落和城市组成的松散的、冲突不断的联合体,这些部落和城市几乎各自都拥有像时间一样久远的历史。
 
  埃塞俄比亚是一片充满对比与终极的土地,一个遥远原始的国度。非洲大陆上的许多最高的山和最使人惊奇的地方在这里汇集,例如层峦叠嶂的瑟门群山——这里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地址,以及最低的地方——例如火热但迷人的达纳吉尔凹地,它有着硫磺喷气孔和如月球一般的景色。埃塞俄比亚是古老的,古老得超过任何想像。
 
  奥莫河谷几乎是无人烟之地,但却有着很多远古人类学遗迹。据1982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的研究结果表明,奥莫山谷的原始人类遗迹可以追溯到四百多万年前。奥莫河谷流域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原始部落聚居地之一,这里的部族文化保留完好。
 
  在这片流域中生活着卡拉族、穆尔西族、哈马尔族、苏里族、乃加汤族、克唯古族和达辛力族等近50个不同的部落民族,他们过着最原始的生活。如今,奥莫河谷已成为欧洲游客的向往之地,他们都希望亲自来看看这里各个部落的独特文化。
 
  奥莫河全长约350公里。流经一个险峻、人烟罕至的峡谷,那个河段的水流很急,到了低地附近才减慢流速,在平坦的半荒漠丛林地里千回百转,最后流入特坎纳湖。
 
  奥莫河流经之处,景色各异,其中一处沿河道便是片很大的长廊林,长着罗望子和无花果树,很多非洲髯猴在树上爬上爬下。沿河边的参天大树上随处可见色彩各异的鸟儿,如巨鹭、翠鸟、蕉鹃,还有长着祖母绿色斑点的树鸽和红脸的食蜂鸟。此外,还可能看到巨蜥往地底下钻。在森林外面,河马悠闲地在高山脚下的草地上觅食。有时还可以看到非洲大羚羊、羚羊和地犀鸟。
 
  行走在奥莫河谷,真是一场很有意思的视觉盛宴,走着走着,忽然之间就进入了不同的画面中,看到不同的风景。
 
部落冲突 渐归和平
 
  卡拉族曾一度控制了奥莫河两岸的土地,但随后却被乃加汤族赶回了河的东岸。乃加汤族只不过是一个半游牧部落,居无定所,却是奥莫河谷所有部落中最先装备自动步枪的部落,而在当时,其他部落的战争武器是长矛。因此在19世纪八九十年代,乃加汤族依靠步枪,逐渐扩大了自己的领地,并且时不时欺凌其他的部族。乃加汤族的突然强大也改变了奥莫河谷地区原有的秩序。其他部族不甘落后,纷纷从各种渠道去获得枪支,这些举动无疑又使部族间的争端不断升级。
 
  卡拉族和乃加汤族就经常发生流血事件。卡拉族的族民会埋伏在河畔,一看到有乃加汤族的人接近,就会将其射杀。乃加汤族则经常组织小规模的袭击队伍,侵入到卡拉族的领地进行袭击。然而对于这些现象,埃塞俄比亚政府并没有出面干预。
 
  纳库瓦的哥哥柯南有一次在打猎时,也遭到了乃加汤族的突然袭击,最后遭到杀害。柯南在卡拉族里是一位领袖,当他遭到杀害的消息传遍部族之后,愤怒的卡拉族族民涌到河边,对乃加汤族展开了凶猛的攻击。
 
  柯南遇害时,纳库瓦并不在村子里,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得到自己哥哥已被杀害的消息。但柯南的朋友随后找到了纳库瓦,并且告诉了他柯南遇难的消息。据纳库瓦回忆,当时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就变得异常沉重,哥哥去世之后,自己就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不过与其他族民不同的是,纳库瓦并没有想到要立刻去找乃加汤族报仇。纳库瓦上过学,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认为去找乃加汤族报仇并不能解决任何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及政府的介入,卡拉族同乃加汤族之间的对峙越来越少,并且双方关系也得到了改善。
 
  2009年3月,卡拉族同乃加汤族达成了和平协议,双方还在奥莫河的河畔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祝仪式。
 
  伊卡尔是乃加汤族新选出来的领袖,同之前的领袖相比,伊卡尔显得非常年轻,还不到30岁。此外,他也同纳库瓦一样,从小开始接受良好的教育。在双方的庆祝会上,伊卡尔表示,战争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如果现在还有人想破坏双方的和平关系,肯定会遭到当局的逮捕。
 
  尽管目前奥莫河谷地区部族文化依然完整,但有种种迹象已经表明这一地区正在逐渐丧失其特色。国际援助组织也在不断向这一地区提供援助,帮助部落建立学校、向村民发放食品、建造灌溉系统等,希望各个部族的居民都能生活得好。但是殊不知,这些行为却破坏了当地居民原有的生活方式,其独特的文化行为也在逐渐消失。
上一篇:狂野肯尼亚 下一篇:异域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