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奇美天路

时间:2018-02-12 10:58:24  作者:摄影/曹海伦 罗锦云 黄长波 郑成乐 冯勇琦 陈汉强 施鸿雄

 川藏线 奇险景观大道

 
  西藏,是许多人心中的圣地,而前往圣地路上最美的风景,在川藏线,在318国道。这里有高耸的雪山,茂密的森林,辽阔的草原,奔腾的江河,碧绿的湖泊,桃源般的村落……
 
  318国道起点为上海,终点为西藏友谊桥,全长5476千米,是中国最长的国道。川藏线通常是指318国道中成都至拉萨这段2142千米的路段,于1958年正式通车。南线从雅安起与国道108分道,向西翻越二郎山,沿途越过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上游,经雅江、理塘、巴塘过竹巴笼金沙江大桥入藏,再经芒康、左贡、邦达、八宿、然乌、波密、林芝、墨竹工卡、达孜抵达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
 
  川藏公路是中国最美的公路,沿川藏公路进西藏,须翻高山、跨急流,路途艰辛且多危险,远山雪峰突立,阳光映照下,无数银光在蓝天下闪烁;接近峡谷处,山峦起伏跌宕,纵横交错,林海茫茫,层林尽染。从你启程的那一刻起便开始演绎让你一生难忘的美丽……这里是探险爱好者和摄影师的极乐所在。
 
  川藏线上鼎鼎有名的业拉山是以弯多坡陡而著称。业拉山72道拐也称“怒江72拐”,是川藏公路上考验汽车的一道“鬼门关”,甚至被称为中国十大死亡公路之一。这段山路究竟有多少道拐弯谁也数不清。有说72道拐,有说99道拐,从山下的2700米的怒江河谷到4650米的业拉山口,公路的海拔一下陡升了超过2000米。越野车从山下爬到山顶,要用1小时40分钟。这座大山,应该创下中国公路的一个纪录了吧。上到4650米业拉山口,阵阵云雾扑面而来,这里寒气逼人,气温是4度,而刚才山下怒江峡谷的温度是24度,与山下的温度足足相差了20度!真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过去一直有这么一句话“没走过318国道的通麦天险,就不知川藏公路的艰难。”所谓通麦天险,是指由八宿县通麦镇到排龙乡的一段14公里的险段,是地质灾害多发区,处于印度大陆版块和亚洲大陆版块的碰撞区,地质活动频繁,而且这里的峡谷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相通,印度洋的水汽可直抵这里,年降水量惊人,终年雨雾弥漫,山体含水量常年处于饱和状态,山体经常发生塌方和泥石流,号称“亚洲第二大泥石流群”(甘肃省舟曲县号称亚洲第一大滑坡和泥石流多发地带)。
 
  过去,川藏公路通麦路段每年都会因山体塌方和泥石流而中断,路基极为松动,而每年因塌方被埋或被冲到帕隆藏布江急流中的车辆少则十几辆,多则数十辆,人员伤亡惨重,被司机们称为“通麦坟场”。
 
  这里的公路狭窄而且急弯很多,多数地段只能一辆车通过,若在狭窄地方强行交会车,车辆极容易滑下江中的急流中,因此司机在走这段路时会非常紧张和谨慎,不时一边鸣笛一边前进。走这段路,还时常可以看到路面上有大小不一的落石,那情景有时让人不寒而栗!要顺利通过这里,与其说靠勇气,不如说更要靠运气。
 
  不过,如今以“五隧两桥”为主的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正式通车,川藏公路“通麦天险”已成为了历史。
 
  说到整治改建工程,就不得不提起“三代”通麦大桥。2000年4月的易贡特大山体滑坡,易贡湖水溃坝暴泄,原有的一座钢筋水泥浇筑的大桥被洪水吞没,川藏南线交通完全中断。当年6月,当地交通运输部门搭建起一座便桥,这就是现存的第一代桥。
 
  第二代通麦大桥建于2000年12月,这是一座临时保通性双塔双跨悬索桥。承担管养任务的武警交通二支队三大队队长王发明说:“这座桥出于安全考虑,限重20吨,车辆排队等着过桥的情况十分常见。”在2013年和2015年此桥发生过严重故障,一度造成川藏南线交通中断。
 
  通麦天险这个“肠梗阻”的改建工程于2012年底全面开工,包括新建通麦特大桥、排龙沟特大桥和数座隧道。原来20多公里的烂路减到5公里,取而代之的是穿山的隧道和跨河的大桥。新建的通麦特大桥为单塔单跨钢桁架悬索桥,桥长256米,门式索塔,塔高59.5米,桥区平均海拔2000余米,冬季最低温度达到零下10℃,施工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和工期压力极大。
 
  2016年4月,总投资近15亿元、以“五隧两桥”为主的川藏公路通麦段整治改建工程正式通车,通麦特大桥正式进入第三代。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整个通过时间由过去的2个多小时缩短到20分钟,更加安全便捷。
 
  帕隆藏布江上,迫龙(帕隆)沟特大桥飞跨迫龙藏布大峡谷。汹涌的易贡藏布上,通麦悬索吊桥、汽车保通便桥和新建的256米单跨单塔悬索桥,三桥并列,成为西藏公路交通跨越发展的历史见证,也成为川藏线上的一个传奇。
 
  对于太多走过或没走过的朋友们来说,318国道川藏线是一种情怀,一种圆梦。不知道进入“后318时代”之后,这样的情怀会更加平静还是让人更为心动?但确定的是,进藏之路会越来越安全,川藏公路这一路的风景也会越来越温和。
 
郭亮洞 绝壁上的公路
 
  挂壁公路最出名的该是“郭亮洞”。河南辉县沙窑乡郭亮村高居悬崖顶端,以前村民进出山的通道是顺绝壁石缝凿出的一溜石窝,俗称“天梯”。20世纪70年代,村民在村前绝壁上苦干5年,修成一条高5米、宽4米、长1300米的石洞公路。
 
  当年,郭亮村共投资8万元凿洞,2001年又投资40万元进行了扩修。绝壁属沉积砂岩,硬度达到8.2级,属最硬的一种石头,郭亮挂壁公路平均作业高度105米,从绝壁中间炸开工作面,外侧的35个天窗,当初是为了便于排碴和作业,如今成为通风透光的观景台。
 
  1976年,日本名古屋电视台开拍专题片《开拓太行山的人们》,惊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郭亮洞被列为“世界最险要十条路”之一、“全球最奇特18条公路”之一。因修建早又被誉为“太行隧道之父”。
 
分水关 华东第一险坡
 
  分水关是浙江南大门,闽浙交界处——沈海高速公路分水关路段架在山顶的天桥,号称“华东第一险坡”,山高坡陡,常年云雾缭绕。
 
  这条路依山建设,线形复杂地势险要,弯道多、落差大,且连续长坡,全线有20多个弯道,平均落差30米以上。其中1822公里~1831公里处为落差331米的坡道,呈连续下坡,没有缓冲设计。此路段被有关部门列为临水临崖高落差危险路段和省级道路交通事故多发点段。2014年浙江省高速交警总队将其列为挂牌整治重点路段。
 
  近年来,通过高速交警温州支队及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该路段的治理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
 
  2012年8月22日,分水关9公里长下坡避险车道正式投入使用。至今共有10余辆刹车失灵的大型货车冲入该车道,避免了一次次恶性事故的发生。
 
  分水关大队随后推行了预防二次事故的两大举措。以往分水关大队实行24小时备勤制度,为的就是发生事故后及时封道,以避免二次事故发生。可从接到报警到完成封道,至少需要10分钟,而这10分钟平均有50辆车经过,其中四轴以上货车占40%,每辆大货车经过该长下坡路段对制动性能都是一次考验,一旦刹车失灵就可能引发二次事故。2015年11月,分水关互通坡顶绿化带建设了岗亭,有人员24小时备勤,以缩短封道时间,最大限度降低二次事故的发生。与此同时,对道路进行亮化。据统计,近三年的死亡事故均发生在1822公里至1824公里路段之间,这也是二次事故高发地段。为了使过往驾驶员及时发现情况采取有效措施,2016春运前该路段增设了路灯,将这段“黑暗之路”变成光明大道。
 
  近几年,分水关9公里长下坡路段保持交通事故逐渐下降的趋势,2016年至今未发生一起死亡事故。而自坡顶封道岗设立,辖区未发生一起因事故或故障引发的次生事故。
上一篇:北疆的旅途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