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3日 星期一

隽秀三溪

时间:2018-03-10 14:13:11  作者:摄影/方建阳 林琦墅 陈爱玲 林文强 黄约嘉 周锦云 撰文/

  福州市长乐区江田镇三溪村,因潼溪、南溪、北溪三溪汇集而得名,吴航十二景之“屏嶂铺霞”就在此地。

  2018年1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原则同意《福州市长乐区江田镇三溪村保护规划(2017年~2030年)》。
 
  三溪村是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理学、宗族、商贾等多元文化在“三川汇聚、两山环抱”中融合共生,孕育了独特的夜渡龙舟、游神、崇儒尊孔祭师等传统习俗,留下了寺庙、祠堂、书院、古桥、摩崖石刻等丰富多样的历史遗存。村中夹河而筑的明清古建鳞次栉比,顺河延展的“非”字形街巷系统四通八达,“以祠为核、以水为界”构筑的片状聚落布局模式与宗族分布状况高度契合,是研究福州地区传统山水村落的典型样本。从一座座古石桥漫步而过,三溪,仿若留住了时光的宁静与隽永......
 
幸福桥旁御史府第
 
  穿过三溪村闹市的喧嚣和吆喝,在村中地标幸福桥附近便会看到一座古朴厚重的旧式宅邸,宅第上悬挂着“御史府第”匾额。
 
  宅第虽历经风雨侵蚀,但侧旁的碑文却郑重地告诉我们它辉煌的过去。那是南宋咸淳十年八月宋朝皇帝钦赐的表彰三溪名臣潘文卿的圣旨。
 
  潘文卿是三溪潘氏的杰出代表之一,而在整个宋代,潘氏有59人考中进士。我们带着敬意和探求之心,仔细地向村庄闲居的耆老打听更多关于潘氏一族的传奇,从中愈发感受到这个氏族在三溪的影响力之大之广。.
 
龙桥和夏桥
 
  有溪必有桥。南北双溪现存唐宋古桥五座。自幸福桥沿着岸边往左行至不远处,有两座古石桥:龙桥和夏桥。
 
  “龙桥”又称“街当桥”,桥面上斑驳的铭文,似乎在讲述这座以龙为名的古桥曾经的繁华与荣耀。它以平直的身躯换来了三溪人数百年的往来坦途。
 
  时至今日,放眼望去,三溪村的熙攘人流依旧在这儿穿梭无间,继续着故乡的情结,而这份情结,正是经由“龙桥”侧旁的“夏桥”而更加让人难忘。
 
  每一个有历史的地方总归都会有故事,它们是扎根在因乡土而滋生的情感之中的灵魂,正是这样的沉淀和累积,才有了每一代里人挥之不去的归宿感。
 
  “夏桥”便是三溪人精神上的一个绝佳写照。这座诞生于宋代的老桥又称“下桥”,桥身刻文已然模糊,却因着桥畔的“二难碑”而令行人肃然起敬。
 
  这是一片怎样学风蔚然的土地啊。北宋年间,三溪潘循、潘衢兄弟同登进士,立下此碑,从此三溪以之为名,唤作“二难乡”,以引经据典的方式传诵了兄弟俱佳的荣光。于是夏桥亦随之分享了海滨邹鲁的荣耀,直至成为了历史文化名村的一个象征。
 
南溪北溪古“首桥”
 
  走过幸福桥,缓步前行,便向着三溪最深处的美丽走去。在那里,三溪分叉而开的南溪与北溪汇聚成流。就在交叉点,又一座长者般的古桥露出庐山真面,它便是三溪有名的“首桥”。
 
  两只威严的石狮子不离不弃地拱卫着三溪诸桥的魁首。之所以称为“首桥”,是因其扼三溪汇流之要害,是三溪由山至水的分界。站在这,青山绿水各安一侧,山水相对,刚柔兼济。
 
  “首桥”西南首的一块空地上,集中树立正反两面共8通古碑,有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平桥碑记》碑、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小桥开溪砌坝碑》、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重修大小桥记》碑、清同治七年(1868年)《重修平桥》碑等,它们以另一种方式,启发着一代又一代三溪人对历史的记忆。

“龙潭”之上紫阳阁
 
  从“首桥”转过头去,只见一汪清潭静静流淌于斯,放眼望去,潭中有一大石刻“龙”字。据张善贵《长乐金石志》考证,此石刻大约是南宋绍兴年间(1145年左右)的遗迹了。想到成语“龙潭虎穴”,顿觉神秘感无穷。
 
  一道仿古城墙式的建筑将龙潭与附近的山水相连接,主干道自“城门”穿过,颇为壮观。
 
  穿过“龙潭”边“钟灵毓秀”门坊,就是三溪的钟灵毓秀之地紫阳阁了。紫阳阁始建于南宋孝宗淳熙元年(1174年),曾是朱熹的讲学之所。当时的长乐籍进士张一渔与朱熹交情匪浅,便力邀朱熹来此授课。时值朱熹构思理学思想体系的关键时期,三溪的山水景致之胜,好学知礼之风,令朱熹深深沉醉感叹,并留下了“溪山第一”的手迹。站在紫阳阁边,感受着这来自一千年前的赞许,不能不为三溪乃至长乐的底蕴所折服。
 
  今日,尽管朱熹之手迹无觅,可他的景仰者,长乐本地人杰陈省为三溪弥补了这份遗憾,他功力深厚的补书,镌刻在紫阳阁畔的岩石上,是那么有力,又是那么轻逸,三溪的文脉,便也在这其中,潜移默化地传承着。
 
  拾级而上,建于北宋哲宗绍圣年间的朝元观儒道合祀,存有宋元明清历代刻字,庄严井然,彰显三溪悠久的文化信仰传统。再上数米,一座憨态可掬的欢喜佛巨像栩栩如生立于山林之间,与泉州清源山之老子像的规模接近,是今人所塑,算得上相映成趣。
 
  至此,三溪的轮廓基本勾勒在了漫步者的眼前。当然,如果你仍有足力仍有时间,尽可以过龙潭向浣沙潭,行至全市最大的水库——三溪水库。一路上,你可以欣赏青山绿水,还可以考究途中随处可见的“冰臼”奇观。
 
  文化厚重之如三溪,我们短短的漫步难以穷尽它所有的留藏与神秘,但漫步在三溪的每一秒,那种忽略不掉的悠久如陈年佳酿。无论这山水古迹怎样潜藏在村巷深处抑或山林密处,我们总能为之所吸引,所震撼,所留恋,所往返。
 
  对于三溪而言,它在静谧的低调中下自成蹊的美丽,正是它真正永恒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