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蚶江 忆古今峥嵘

时间:2018-04-12 09:27:01  作者:摄影/马金焰 王世民 整理/黄玮

   蚶江古镇历史悠久,位于泉州湾南岸。早在宋代,蚶江就已是居民稠密、帆船过往频繁的港口,元代时海上贸易空前繁荣。

 
  蚶江是光明之城,东方第一大港刺桐的门户、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与鹿港对渡始于1784年,清朝在这里设立对渡的港口,并在蚶江设立海防官署,海防官署管辖的范围就是现在的泉州地区,与台湾对渡所有的船只都要从这里出入。追忆蚶江古镇逝去的鼎盛岁月,我们找到了这段历史的最好见证。
 
  在石狮蚶江石湖西南侧,有一座巨石砌成、引堤三十丈、宽九尺、高一丈五尺的古渡头,名叫林銮渡,又名“通济桥”。这里曾经千帆竞发,梯航万国。在中外海上贸易空前繁荣的年代,它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港口。
 
  古老的码头驻立在茫茫的大海上,与天然的岩石紧紧相依,巨大的石块排列井然有序,坚实而牢固,上面留下了不计其数的航海人的足迹。
 
1.jpg
  蚶江是光明之城,东方第一大港刺桐的门户、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2.jpg
2-1.jpg
2-2.jpg
  唐朝,林銮就已经是大名鼎鼎了。这位生于晋江东石的航海家,承继其先祖开辟的海运事业,把海上交通贸易的足迹留在了东南亚的许多地区。林銮在鼎盛时期,拥有大商船数十艘,是当时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与东南亚商贸交往的王者。而林銮渡,也是他为了开辟往马来西亚(北婆罗洲)的海上航线专门修建的码头。
 
  据历史记载,郑和下西洋的舰队启航前就是停靠在这里。后来,在渡口的淤泥中发现郑和船队遗留的“铁锚儿”;并被带到“海交馆”收藏,成为见证泉州“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重要文物。
 
  在林銮渡的不远处,有一座饱经风霜的亭子,名为再借亭。“再借亭”为四平柱平顶拱形石亭。它是明代蚶江一带军民纪念“按察御史曾樱”而建立的。“再借亭”三字及碑记是明代大学士、书法家张瑞图所书。曾樱在任期间,廉洁奉公,精心治理,广开海运,“巨舰出海”,让居民下海贸易;强化海防,让百姓安居乐业,使兴泉道一派生平繁荣。
 
  然而最能见证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还要属六胜塔。在蚶江镇石湖的金钗山上,屹立一座雄伟壮观的塔,堪称世界航海史的一绝——六胜塔。此塔是花岗岩仿木阁楼式结构,八角五层,坐北朝南,底周围47米,高36.06米,雕刻精美,雄伟壮丽。
 
  六胜塔的名称据说是从佛教“六胜缘”而来的,至南宋景炎二年,该塔遭受元军毁坏。相传,1276年,南宋端宗被拥立于福州,受元军所逼,流亡闽南,又为蒲寿庚所阻,进泉州城未遂,一度避居石湖,在此建行宫,后由石湖出海,死于广东。石湖遭元军洗劫,六胜塔亦未能幸免。我们今天看的塔,则是元顺帝至元二年蚶江富商凌恢甫重建的。
 
3.jpg
  今天的林銮渡,依然古朴而厚重。古渡口与岸地的对接处,是一座“再借亭”。亭中由明代大学士张瑞图题写的石碑,讲述了一位深受百姓爱戴的地方官曾樱的故事。

4.jpg
4-1.jpg
4-2.jpg
4-3.jpg
  六胜塔屹立于泉州湾入海处的石狮市蚶江镇石湖村金钗山上,始建于北宋,又名万寿塔,是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座灯塔,为东方第一大港——刺桐港的重要航标。目前存世的六胜塔,则是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重修的。2006年,此塔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六胜塔下的蚶江、石湖在古代为泉州重要外港,屹立海滨,是当时海外交通繁荣的历史见证。根据传说,当年这里有18个渡口,停泊着亚非各国番舶近百艘,海路交通盛极一时。清初,这里又成为大陆与台湾对渡的中心码头。六胜塔饱经风霜800多年,犹如一枝擎天红烛,放射着光芒,照亮海上“丝绸之路”,为航海家郑和第五次下西洋引航开道,指引着海峡两岸同胞的亲密往来。人们缓登塔顶,可以俯瞰浩瀚海峡和往来穿梭的舟楫。
 
  昨日的六胜塔为古人航行指明了方向,今日的它们如日月齐明指引着石狮人民的进取方向,这种“爱拼敢赢、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蕴含的竞争、进取、冒险、创造的精神。当年跨海出洋,开辟了数十条通向五洲四海的海上通道,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港口城市经济的繁荣、文化的繁荣正是与外来文化进行交流,并吸收域外文明的成果。域外的艺术、宗教、习俗等文化都被溶化到中国社会中。
 
  经过数百年乃至更长时间的传播,闽南地方文化体系呈现出多样性的特征,一种奇特的现象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这样的问题,各类宗教冲突不断的碰撞却为什么能够在闽南各行其是,相安共处呢?
 
  佛教、道教、儒家三大宗教的神灵互补共生,这也体现了海上文化交流给我们带来本地区的特色——兼容性。和谐共融,共进发展。
 
  蚶江兴建了众多宗教寺庙,仅一个村就有九馆十宫之称。在东岳庙中,就供奉着东岳大帝、观音大士、文昌帝君三位神灵。被誉为“海峡保护神”的五王府奉祀“答王爷”等五位神祇及“金再兴”王爷船,吸引大批台湾信士前来进香朝拜。两岸同胞敬奉的神祇一脉相承。
 
  岁月悠悠,斗转星移。一千多年后,蚶江古镇呈现出一片经济、文化繁荣的景象。这里是南音的发祥地之一,还是一个灯迷之乡,更有在全国乃至世界绝无仅有的民俗——海上泼水节。
 
  蚶江的南音,源远流长。沿用隋唐雅乐的音阶、乐曲结构,吸取唐大曲的特点,又融入昆腔、闽南歌谣等,予以南音化,混合而成这一富有闽南乡土气息,又显示其东方古曲音乐绚烂色彩的独特风格。这一古老而极富有生命力的艺术奇葩散发着迷人的芬芳,至今经久不衰。
 
  说到灯谜,也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蚶江。早在清光绪年间,就成立了闽省最早的灯谜社团之一的“谈虎楼”。经常于节庆之时,悬谜开猜,与台湾、厦门等地进行谜艺交流。近年来,蚶江谜人广泛地开展活动,推动了本土谜事的发展,并取得了瞩目的成绩。蚶江镇溪前村舞狮队以表演文狮而蜚声海内外,并应邀到香港、澳门等地表演。然而在蚶江最著名的民俗活动还属海上泼水节。
 
5.jpg
5-1.jpg
5-2.jpg
5-3.jpg
  六胜塔下,有一座名叫东岳古寺的寺庙,雕梁画栋,异常精美,其飞檐特别高,像燕子的尾巴,故称燕子脊,这是闽南的寺庙与全国其他地方的寺庙在建筑风格上不同的地方。此寺始建于唐开元十八年,比六胜塔还要早400多年,但此后多次被毁,募资修建六胜塔的元代高僧祖慧、宗什即是此古寺中的僧人。现在的东岳古寺是新近重修的。
 
6.JPG
  蚶江海上泼水最早见于明,盛行于清。清朝年间的《对渡碑》记载:"蚶江为泉州总口,与台湾鹿仔港对渡,大小商渔,往来利涉。"当时蚶江成为大陆与台湾通商通航的中心码头,对渡贸易繁荣兴盛。
 
  “云南陆地泼水,蚶江海上泼水”,是早已闻名于世的传统民俗活动。每年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是中华民族最古老的传统节日之一。中原汉人南徙开发八闽,带来了中原纪念屈原的端午风俗,与闽越族的“龙子节”揉合在一起,形成八闽传统的端午趣俗。
 
  石狮市蚶江端午节更具有独特的风俗。明清时期,蚶江曾为泉州总口,与台湾鹿港对渡。每逢端午节,两地人民身披盛装,同江竞舟泼水,情谊交融,逐渐形成全国乃至世界仅此一绝的习俗。
 
  端午节这一天,蚶江古渡人声鼎沸,四面八方的人流涌向海滨。只见百舸在泉州湾竞渡穿梭,人们用各种勺、桶盛满海水,相互追逐倾泼,热闹非凡。人们视此水为“吉祥水”、“幸福水”,要让这圣水情雨淋透,以图吉祥、幸福、兴旺……
 
  在两岸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早已消失多年的蚶江端午海上泼水节又复兴起来。年年举行,越泼越旺,不仅女性也上船,连四邻渔村也纷纷驶舟参与,大大提高了文化古镇蚶江的声誉,促进了侨乡旅游业的发展。尤其是通过泼水活动,增强了两岸同胞的来往与情谊。台胞们纷至沓来寻根、谒祖、交流、投资……如泼水节的热潮,一浪高一浪!
 
  与“海上龙舟竞渡邀请赛”同时举行的还有“海上泼水”、“港台、海外灯谜展猜”、“船上南音联唱”等,构成了一幅绚丽、壮观的“海峡情”民俗大画卷。节日期间整个古渡沉浸在一片浓郁的乡情与醉人的乡音之中,令海峡两岸同胞流连忘返,久久地回味这生命律动的乐章。血浓于水的蚶江端午海上泼水节,泼出了真情、激情、海峡情!
 
  纵观古镇蚶江,历史文化悠久,传承下来的风土人情更赋予了这个时代几分魅力。过去的一切虽已成为渐行渐远的历史,但是留给后人的却是一笔厚重的财富。
上一篇:赤水 记忆中的繁华 下一篇:粮仓上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