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2日 星期三

智慧城市

时间:2018-04-12 11:02:32  作者:摄影/王敦镕 杨强 王瑞忠 陈雪玉 杨琳 吴建云 整理/林原

  今天,当你四处漫步时,你的身体将影响各种各样的感应设备。当你靠近一栋建筑,其大门会自动滑开;当你进入一间房屋,屋内的灯会自动亮起;当你在屋内运动,屋内的恒温器会自动启动空调,使屋里变得凉爽;当你随意走动,动作感应监控摄像头会慢慢转向并跟踪你。日复一日,这些自动机电设备从事着以前由人来完成的低端工作。在意识的边缘,它们控制着我们周围的世界,有时甚至会控制我们。然而,它们是如此的常见和普通,以至于我们很难意识到它们的存在。

 
  最近,这些悄无声息的设备变得越来越智能了。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生活的世界已变得越来越有感知力。交通信号灯伸出粗短的天线,接收来自远程指挥中心的信号。电表上曾熟悉的表盘已经改成电子数字屏呈现,古老齿轮的工作被一个强大的微处理器取代。监控摄像头后面潜藏着一个“幽灵”,它就是云计算,主要用于辨析视野内的可疑面孔。然而,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世界各地都在安装类似的小工具,没有相关知识的人无法了解其目的。它们不断地发现、扫描、探测并查询,它们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这个世界。
 
  现在,由混凝土、玻璃和钢材建成的传统城市中隐藏着一个庞大的计算机和软件世界。通过互联网,这些设备被组合成一个神经系统,用来支撑庞大的、不断成长的城市中数十亿人的日常生活。在无形之中,它们反作用于我们,大张旗鼓地重新布局物质世界,包裹递送、电梯和救护车等都由它们调度。尽管这个自动化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繁忙,它却具有内在和谐的本质。它建立了新秩序,从交通到文本信息等一切事物,似乎都运行得更加平滑顺畅、更轻松、更易于掌控。
 
  机器代表我们控制世界这件事不仅是一场技术革命。继一个多世纪前铺设水管、污水管、地铁轨道、电话线和电缆后,我们又通过安装数量庞大的、多功能的新型基础设施来控制物质世界。
 
  我们所打造的这种可传承的数字化升级造就了一种新型城市——智慧城市。在这里,人们利用信息技术解决新旧问题。过去,建筑物和基础设施以僵硬、既定的方式控制人员和货物流动。但在智慧城市中,人们可从大量的传感器中读取数据,再将数据输入能够宏观控制全局的软件系统中并采取行动,此外,智能设备和设施还可以适应动态的变化。它们控制建筑物内的温度,平衡电网中的电力流动,并保障交通运输网络的正常运转。有时,它们替代我们采取的干预措施可隐藏在城市的电线和墙体内,从而被人们忽视;有时,它们就在我们面前,通过督促我们每个人做出更有利于自身的选择,帮助解决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一个警报信号可能会提醒我们关闭高速公路以避免交通拥堵,或者提示我们关闭空调以避免因负荷过大引发的断电。在此期间,它们将对我们的健康和安全保持高度关注,扫描疑似罪犯和病菌等一切事物。
 
  但在智慧城市的新技术中,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主要用来确保人类的生存。正在来临的城市化的世纪,人类将通过重新设计20世纪的操作系统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以降低工业化生产的副作用,为实现鱼与熊掌兼得的最后一搏。这就是世界各地的市长们与技术行业的巨头联手的原因。IBM(国际商用机器公司)、思科、西门子等公司都精心设计了吸引眼球的产品。它们提出,帮助过去1/4个世纪全球业务扩张的技术也可以用来解决当地问题。如果让它们重新设计我们的城市,就可以彻底解决交通问题;如果让它们重新建造我们的基础设施,就可以使水有效送达、电有效传输,以便我们随时使用。资源短缺和气候问题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降低能耗,只需简单地利用技术,智慧城市就能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改善因快速发展而导致的混乱的城市现状。
 
  时间将逐一验证这些大胆的承诺。但你不必着急确定这些事,因为这不是一场工业革命,而是一场信息革命。你将不再仅是巨大机器上的一个齿轮,而是智慧城市本身的核心组成部分,它将赋予你创造未来的力量。
 
  看看你的口袋,你已经拥有建设智慧城市的工具了。从20世纪70年代的个人电脑到90年代的互联网,计算能力的民主化现在已蔓延到了街上。你是这个历史性转变中的一个无心的参与者。停下来看看这些手持式网络化的计算机所代表的工程奇迹,一个典型的现代化智能手机的CPU(中央处理器)比1976年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安装的超级计算机Cray-1的CPU还要强大10倍。如今,50%以上的美国手机用户拥有智能手机,世界各国已经通过或正在快速接近智能手机这个共同的引爆点。
 
  随着智能手机成为一个自下而上重塑城市的平台,我们同时也在见证一场新公民运动的诞生。每天,全世界的人民都在使用这种日益廉价的消费型电子技术解决当地的问题。他们正在开发新的应用程序,帮助我们找到朋友、导航路径、完成工作,或者只提供娱乐。而智能手机只是个开始,开放政府数据、开源硬件、免费网络将启动远比任何工业大型机更智能的未来城市设计。正当企业工程师开始重新设计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的内部结构时,他们却发现来自基层的改造运动早已开始。正如我们曾经通过一个个网页、一个个应用程序和一次次点击来建设互联网一样,我们正在一点点地建设智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