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守护健康中国

时间:2018-04-12 11:07:57  作者:摄影/周锦缎 整理/周传馨

 把百姓痛点变成改革着力点

 
  跨省异地就医结算不便,这一困扰百姓多年的难题,已经在破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宣布,全国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高速路”全面运行,截至今年1月,备案人员已超过210万人,累计直接结算逾18万人次,基金支付28.54亿元,参保者每次住院少垫资1.6万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给大家送来“医保大红包”。报告指出,提高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把基层医院和外出农民工、外来就业创业人员等全部纳入。
 
  医保“各自为政”,不少人曾深受其苦——随儿女长期在异地生活的退休老人,看病吃药的费用仍必须回原工作地报销,一年年辛苦奔波;就业流动性大的农民工、创业者,一换工作地,医保报销就成了大麻烦;还有那些为了治病不得已异地求医的参保者,原本经济压力就不小,还要垫付大量资金。随着人员流动日益频繁,这一矛盾也越来越突出。全民医保的建成让13亿多参保者少了后顾之忧,但异地报销程序烦琐却引人抱怨,“为什么老百姓享受实惠要这么费时费力”?
 
  这些抱怨,指向百姓的痛点,提示着改革攻坚的方向。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看似各地网络互联互通即可破解,实则涉及“参保地”与“就医地”利益的重新调整。经济发展水平高、医疗条件好的地方担心,如果允许跨省直接结算,会不会出现大量患者前来扎堆就医的现象?医疗资源不足的地方也不踏实,参保者异地就医会不会使本地积累的医保基金迅速减少,加剧医疗资源的错配?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难就难在这里。
 
  然而,关涉百姓的切身利益,再难也不能回避。越是复杂,越考验改革者的决心和智慧——能不能放下各自的小算盘,把百姓实惠放在首位?能不能设计周全,拿出精准有效的改革方案?
 
  回头看,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的改革实践做出了很好的尝试。先“聚识”,明确这是建设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社会保障制度、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必然要求,谁都不能拖延,需要拿出时间表路线图。再“聚力”,全国一盘棋,把握好就医管理与资金结算、就医地与参保地、全国联网与地方经办的关系,重点解决异地安置退休人员、长期异地居住人员、长期异地工作人员以及符合异地就医转诊条件的人员四类群体的住院费用直接结算,给出路线图。不忘“聚声”,同步做好解释、合理引导预期,既给百姓解决了最迫切的难题,又实事求是,不吊高胃口、夸大承诺。现在,改革已实实在在地让参保者受益,就医也平稳有序,此前有人担心的大城市大医院人满为患的现象并未出现。“不跑腿、不垫钱”“秒速报销”等一系列新变化赢得百姓一致赞誉。
 
  事实上,今天民生领域的许多难点问题,具有异地就医结算此前的那种利益诉求庞杂、新旧矛盾纠结、“两难”甚至“多难”的特点,不是简单地大声呼吁、加大资金投入、出台一项新政就能够迎刃而解的。如何切实解民忧、惠民生、得民心?这就要算好改革的利益账,在把百姓利益摆在前面的同时,统筹各方面各层次利益关系,充分凝聚共识,使改革平稳有序落地。
 
中国基本医保参保人数已超13.5亿人次
 
  2018年2月1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介绍称,中国基本医保参保人数已超过13.5亿人次,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覆盖10.5亿人;中国多项主要健康指标已优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实现“一升两降”,人均预期寿命从2010年的74.83岁提高到2016年的76.5岁。
 
  中国医改正向着更深领域、更广层面迈进:
 
  着力提升基层服务能力和水平,方便群众就近就医。建设好“百姓家门口的医院”,安排中央投资474.8亿元,支持11万个县级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促进医疗资源上下贯通,所有三级公立医院和1000余家社会办医疗机构参与医联体建设,2017年下转患者483万例次,同比增长91.2%。开展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疗机构增长到1.3万家。
 
  以全科医生培养为重点,加大基层人才队伍建设力度。开展家庭医生团队签约服务,增加基层药品种类,推行长处方、延伸处方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量和县域内就诊率进一步提升。2015年国家卫生计生委会同中组部等部门,启动医疗人才“组团式”支援工作,加大对口帮扶力度,1300多人次的优秀医疗人才分批组团进藏入疆,与各族医务人员并肩工作,显著提升了当地的医疗水平。
 
  着力织牢织密医疗保障网,努力减轻群众就医负担。基本医保参保人数超过13.5亿人次,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2017年城乡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提高到450元,医保目录新增375个药品,保障范围不断扩大,报销比例不断提升。在基本医保普惠的基础上,建立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覆盖10.5亿人,大病患者合规医疗费用报销比例平均提高12个百分点左右。
 
  2013年启动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已累计救助近70万人次。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疾病应急救助、慈善救助、补充医疗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紧密衔接,构成多元化多层次全民医保体系。
 
  开展全国跨省异地就医费用直接结算,让群众看病少跑腿、少垫资。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超过200个城市实行按病种付费的病种数达到100个以上。大力实施健康扶贫工程,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医疗费用个人自付比例从2016年的43%下降到2017年的19%。启动农村贫困人口大病专项救治工作,目前已累计救治食管癌、终末期肾病、儿童白血病等大病的患者47.6万人次,救治率达到85.6%。
 
  着力改革体制机制,推动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推动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不断完善公立医院治理机制和内部科学管理体制,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
 
  在30个省份的68个城市全面启动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并不断扩大试点范围。逐步健全绩效考核制度,做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严禁将医务人员的收入与药品、耗材、检查等业务收入挂钩,科学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政府办医疗机构的医疗费用增幅从2010年的21%下降到2017年的10%左右。逐步建立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的运行新机制,公立医院公益性明显强化。
 
  着力实施药品全流程改革,努力降低虚高价格。在生产环节,鼓励研发创新,开展仿制药疗效一致性评价。加强短缺药品、低价药品和儿童用药的供应保障,综合运用市场撮合和定点生产等靶向精准措施,比较好地解决了130多个临床急需药品短缺问题。
 
  在流通环节,在综合医改试点省和前四批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实施药品购销“两票制”,进一步规范流通领域各方行为。在使用环节,通过集中招标采购、药品价格国家谈判、控制药品不合理使用等多种措施,降低药品价格。最新一轮以省为单位药品集中采购价格平均降幅超过15%。
 
  着力加强监督管理,确保医疗服务质量安全。加快构建政府监管主导、第三方广泛参与、医疗机构自我管理和社会监督为补充的多元化综合监管体系。加强医疗服务质量控制,建立国家级和省级质控中心1200余家,质控体系覆盖临床各专业。
 
  规范诊疗行为,制定并推广1200多个临床路径。在全国开展医疗机构依法执业专项监督检查,检查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约22万家。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推行“双随机、一公开”制度,逐步建立黑名单制度。
 
  着力改善医疗服务,增强群众获得感。从2015年起,在全国实施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推动医疗服务高质量发展。通过优化服务流程、运用信息化手段、推行日间手术等措施减少排队次数、缩短缴费和候诊时间,4100余家医院可以为患者提供信息查询和推送服务,是3年前的4倍,有效减少了患者在医院内的重复排队缴费情况和往返医院次数。
 
  王贺胜说,总的看,医药卫生领域关联性、标志性改革全面启动,普惠型、兜底型民生建设相继推开,我国多项主要健康指标已优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用较少的投入取得了较高的健康绩效。
 
  世卫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发布报告认为,中国在实现全民健康覆盖方面迅速迈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可及性更加均衡。2017年5月,全球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公布了195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可及性和质量”排行榜,认为中国医疗事业发展迅速,医疗质量不断提升,是全球进步最大的5个国家之一。
 
积极推进健康中国战略
 
  在新华网2018两会访谈中,分级诊疗、基层医生培养、数字医疗……这些都是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一直以来,基层医生尤其是边远地区的医生的就诊能力受到广泛关注,如何留住边远地区的医生?让分级转诊达到更好的效果?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骨科主任医师王岩表示,医师教育非常重要,对于最基层、最边远的基层医生,进行“短平快”的培训,让他回到基层,为基层民众服务;对于广大中级医生要进行标准化的培训,这样建立起来的分级转诊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国家提出分级诊疗制度,这个政策是非常好的。但是要真正做好分级转诊,有些东西还是要逐渐完善。其中,最主要的是要有合格的医生。
 
  江苏是如何推进全科医生队伍建设与培训的?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人民医院院长唐金海在谈到基层全科医生队伍的建设与培训时表示,应当重视、尊重全科医疗人才,调动全科医疗人才前往基层服务的积极性。
 
  “工作在基层医疗机构的全科医生,是离群众最近的健康“守门人”,也是群众看病的第一道关口,更是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重要一环。我们对全科医生的培训是非常严格的,需要他们付出更多的心血,因此我们应该重视、尊重全科医疗人才。”唐金海说。
 
  “加强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科技和创新也一直是医疗领域的核心,互联网+医疗逐渐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全国政协委员、搜狗CEO王小川呼吁,将医疗机构与互联网结合起来,建立数字家庭医生,在早期为患者提供信息服务,以便在社会资源不足的条件下,让更多老百姓获得更多的医疗知识、信息和服务。
 
  “现在还有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包括我去医院挂号,甚至挂号之后走错了科室还要退了重新挂号。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消耗。中国整体医疗资源不足,而且分布不均衡。目前,政府想推广家庭医生,这个理念是好的,让医疗服务能直接惠及更多人民群众。但就目前的社会资源而言,不可能做到每个人打起电话就能找到医生为你服务。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实现数字家庭医生,它可以承担两部分职责。”王小川说。
上一篇:智慧城市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