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6日 星期一

出行:从双腿到轻轨

时间:2018-07-10 10:54:50  作者:摄影/潘朝阳 潘佳琪 邱宗新 王文澜 余斌 胡康强 周必亮

  “改革开放前,自行车的脚踏板,踩不出故乡的月影;改革开放后,高铁的风驰电掣,坐地日行八千里程。”这是对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出行方式变化的生动概括。

 
从“基本靠走”到自驾出行
 
  上世纪70年代,能买到一辆自行车是一种荣耀。
 
  当时,拥有一辆自行车是许多人的梦想,但是当时的自行车价格和人们的收入相比,相当昂贵,而且购买时不光要钱,还要自行车票,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这个梦想很难实现。
 
  到了上世纪80年代,自行车渐渐普及起来。1978年出生在内蒙古赤峰的哈达,上初中时就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那是一辆爸爸骑过的旧的二八自行车。从此,哈达再也不用走路上学了。
 
  “那时候的小孩儿多数都早早地学会了骑自行车,学的时候第一步是学‘站车’,左脚站在自行车左边踏板上,右脚在地上使劲往后一蹬,靠着惯性,车子会往前滑一段距离。然后学‘掏腿’,因为身高不够,脚踏板踩不了整圈,就半圈半圈往前蹬。骑熟练之后终于可以上车了,但是腿不够长够不着踏板,不能坐在车座上,只能跨过横梁站在踏板上。这些动作看上去都特别滑稽,不过那时候我们那帮小孩儿乐此不疲,这是我们这一代的童年记忆。”哈达说。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的“座驾”也在不断升级。
 
  时针指向上世纪90年代,摩托车逐渐成为人们的新宠。90后姑娘李晓红仍对第一次坐摩托车的经历记忆犹新。“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我爸爸的同学来我家做客,他骑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车,特别帅气,那天下午我想让叔叔骑着摩托车送我去上学,我磨磨蹭蹭半天不出门,叔叔看出了我的小心思,于是送我去学校。到了校门口我下摩托车的时候,好多同学回过头来看我,当时我觉得自己可神气了。”李晓红笑着说。
 
  社会的进步使人们开始对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进入21世纪,私家车慢慢开进寻常百姓家。2006年,哈达工作后的第二年,他上驾校学了车考取了驾照,2007年就买了第一辆车哈飞路宝。“我当时买车花了3.6万元,也算挺贵的了,要知道我当时买了个100多平的房子才花了13万元。”哈达介绍,2012年,为了接送孩子方便,他家又买了第二辆车,夫妻各开一辆。
 
  如今,城市交通和汽车工业的发展突飞猛进,平均每个家庭拥有一辆私家车,甚至拥有两辆或三辆车的家庭也不在少数,私家车已经成为大家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代步工具。
 
从“三蹦子”到“打飞的”
 
  “三轮,走不走?”在城市没有大规模推广公交车和出租车的时候,被称为“三蹦子”的机动三轮车满街跑,因其灵活方便,成为不少人短途出行的选择。
 
  “坐三蹦子感觉像真的在蹦一样,一颠一颠的,而且噪音特别大。”李晓红提起三蹦子一脸嫌弃。“过来人”都知道,“三蹦子”的座位安装在用铁皮围成的简易车厢里,一车可以容纳3个人,车厢前面的两个挂钩,夏天挂着帆布或油布材质的防雨门帘,冬季改挂棉门帘挡风避寒,有的还在车厢里焊个火炉,燃烧蜂窝煤取暖,烟囱伸出车顶,冒着呛鼻的煤烟。“它解决的是人们常说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李晓红说。
 
  随着公交线路和规模日益扩充,城市交通的“最后一公里”越来越短。发展至今,城市里的公交车覆盖率之高前所未有。不仅普通的城市公交线路越来越多,而且出现“学生公交”之类的专用公交线路,还有“铛铛车”这样的旅游公交等多种形态,甚至出现了“众筹公交”等新鲜事物。智能化的终端服务,不仅方便人们进行公交线路和乘车方式查询,还可以动态呈现车辆实时位置,让你“明明白白”等车。
 
  与“三蹦子”逐渐被人冷落相比,出门“打的”已成家常便饭。开了30年出租车的齐师傅说,最早的出租车都是拉达等老旧品牌,后来才变成大家熟悉的夏利、捷达、桑塔纳等车型,再后来,众多国产汽车品牌也加入到出租车大军当中,出租车保有量也从几十辆、几百辆,达到6500多辆。
 
  “现在虽然票价有所上涨,但是一到交通高峰期还是打不上车,人多车多的繁华商业路段,经常出现几拨人抢一辆车的情形。”市民卓铮说,各类网约车成为不少人打车出行的重要选项,“拿起手机就能叫车,价格跟出租车差不多,经常还有平台搞补贴返利,对人们还是挺有诱惑力的。”
 
  和短途出行相比,长途出行的变化更是天翻地覆。1979年,中国春运历史性突破1亿人次。“一票难求”成为此后每年春运的焦点。2018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约为30亿人次。这意味着,40年间,中国春运规模扩大了30倍。
 
  速度和运力提升的背后,是中国铁路装备技术的迅速提升。目前,中国铁路电气化率、复线率分别达到68.2%、56.5%,居世界第一和第二位。中国出现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世界领先的技术创新成果。其中,高铁成为中国铁路技术水平的集中体现,也成为一张走向世界的中国名片。
 
  如今,中国高铁通车里程超过2万公里,跃居全球第一,并创下最高运营时速、最低运营温度纪录。近几年来,中国高铁频繁实现“走出去”,兴建土耳其第一条高铁、俄罗斯第一条高铁……同时,中国铁路总公司近年来主动参与国际标准制修订工作,截至去年底共主持或参与制订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铁路联盟重要国际标准55项,成为国际铁路标准制修订的重要力量。
 
从“比排量”到“秀绿色”
 
  “这些年,人们在出行方式的选择上越来越理性,不再盲目‘砸钱’了。就拿买车来说,更多地考虑实用性,低油耗的车型特别受欢迎。”某汽车销售经理高玉峰介绍,他们品牌的各类车型中,主打省油耐用的车越来越抢手。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进步,人们的腰包一天天鼓起来,对“座驾”的要求也在提高,许多人已经不再满足于“有车”,开始追求“好车”,“攀比”排量、PK轴距,追求大空间、高配置。然而,日益紧逼的环境压力,使大家逐渐意识到节能环保的重要性。
 
  “第一次听说‘无车日’的活动时,我很不理解:车买来不就是为了开么!”市民赵刚说,后来自己在朋友的带动下参加了几次环保志愿者活动,“开始认识到汽车尾气造成的环境压力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开车的时候踩油门儿就没有以前那么紧了,平时上下班能和同事拼车就尽量拼车,出门逛街能不开就不开了。”
 
  市民张胜也对此深有感触。“现在动不动就说雾霾问题,跟车辆急剧增长有直接关系。”他说,前些年换了几次车,排量越换越大、配置越换越高,现在出门反倒很少开车,“我媳妇整天给我‘上环保课’,动员我绿色出行,现在公交车也方便,我上下班都改坐公交了。”
 
  随着绿色出行理念逐渐深入人心,自行车重新成为人们的宠儿。家有两辆车的哈达表示,现在他上下班经常骑自行车,“既节能环保,又锻炼身体,我们有不少同事都加入到骑行队伍了,周末经常约起来,到郊区骑游呢!”
 
农村公路折射时代变迁
 
  今年入春以来,“金东乡村绿道马拉松赛”“美丽乡村·环浙骑行”等乡村运动旅游活动接连在浙江省金华市举办。将所有这些活动串联起来的,是各地美丽的乡村公路。
 
  近年来,浙江省金华市大力推进美丽乡村公路建设,不仅道路更畅通了,乡村公路也成为当地一道道别致的风景,促进了乡村振兴建设。
 
  “村路硬化到地头,公共交通到村头,游客民宿到门头”,在金华市武义县上黄村,曾经期待的“三头”生活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得到实现。农村公路的改造提升,让上黄村变成了“江南布达拉宫”的网红村。
 
  农村公路是中国广大农村地区最主要的交通基础设施,直接影响着农民的生产和生活。事实上,农村公路建设就是中国经济社会改革发展的一个缩影。1978年,中国农村公路里程只有58.6万公里,大量乡镇和村庄都不通公路。到2002年底,中国农村公路仅达到133.7万公里。如今,6亿农民“出门硬化路、抬脚上客车”的梦想成为现实,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在不断增强。
 
  “截止到2017年底,全国农村公路的总里程已超过400万公里,99.99%的乡镇通上农村公路,99.97%的建制村也通了,应该说便利通达的农村公路网络,为广大农民致富奔小康提供了有利的保障。”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
 
砥砺奋进建设交通强国
 
  铁路营运里程已经达到12.7万公里,公路通车总里程有477万公里,河航道通航里程有12.7万公里,在全球十大港口中独占7席,民用航空机场达到229个,邮政网点有21.7万个……这些数字折射出的,是过去40年来中国交通事业实现的跨越式发展。如今,中国“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基本贯通,高铁覆盖65%以上的百万人口城市,高铁、高速公路、城市轨道交通运营里程和港口深水泊位数量均居世界第一。
 
  中共十九大提出建设交通强国的目标。据悉,中国将分两步实现交通强国战略目标:第一步,2020年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世界交通强国的行列。第二步,2036年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世界交通强国的前列。
 
  未来3年,国家将重点聚焦交通精准扶贫脱贫、综合交通基础设施联网提升、运输服务升级、推进绿色发展、强化安全发展五大方面。
 
  具体而言,进一步加大对贫困地区高速公路、普通国道建设的倾斜支持,到2020年实现贫困地区国家高速公路主线基本贯通,具备条件的县城通二级及以上公路;加快推进通村畅乡的“幸福小康路”建设,确保到2019年底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建制村通硬化路;创新农村客运运营组织模式,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比例达到100%;继续推进“交通运输+”特色产业扶贫,继续支持贫困地区约1.2万公里资源路、旅游路、产业路改造建设;完善“十纵十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布局,实施重点通道连通工程和延伸工程。2020年实现综合交通网总里程约达到540万公里的目标。
上一篇:小康之路 下一篇:银发经济新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