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仁记”剪刀的百年传承

时间:2018-08-10 09:25:25  作者:摄影/ 陈秀容 整理/黄玮

  霍童古镇,是福建省少有的一处山水人文俱佳的旅行处女地。在快节奏的时代,时光似乎没有剥去她的纯真,依然保持着几百年来清幽典雅的古韵,赋予了她更大的魅力。

 
  作为闽东传统名剪之一,在200多年的光阴里,宁德霍童“仁记”剪刀有过辉煌,有过寂寥,但依然坚守着。
 
  叮叮当当的锤炼声中,80岁郑如元和54岁郑国辉父子俩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生炉、炼坯、锻打、淬火、加钢、溶合……父子俩配合默契,时而手拉风箱烧旺炉火,时而敲打着烧红的钢条,一切有条不紊。
 
1.jpg
1-1.jpg
1-2.jpg
1-3.jpg
  郑如元、郑国辉父子俩的剪刀铺,是一间20平方米、没有任何标志的破旧木砖结构的小屋。这间屋子和“仁记”剪刀技艺一样,也有200多年了。走进剪刀铺,铺子仍保留着传统小作坊的模式和器具,手拉风箱、简单堆砌的壁炉、布满灰尘的木质器械……无不透露着古朴。  
 
  父子俩经营的这家剪刀铺,是一间20平方米、没有任何标志的破旧木砖结构的小屋。这间屋子和“仁记”剪刀技艺一样,也有200多年的历史。记者环顾四周,铺子内仍保留着传统小作坊的模式和器具,手拉风箱、简单堆砌的壁炉、各式各样的木质器械。
 
  郑国辉14岁开始跟随父亲郑如元学做剪刀,祖辈传下来的手艺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打制剪刀是体力活,也是个技术活,一把纯手工打制的剪刀,从铁坯熔炼到成品销售,要经历30多道工序、挥臂下锤数百次。
 
  剪刀制作师傅郑国辉说:“胚打出来的时候要煮,煮语浸水是两个非常关键的步骤,一定要做好,太硬不行太软不行,太软不会锋利,太硬很容易裂掉。”
 
  因为耐用和锋利的特点,霍童“仁记”剪刀成了远近闻名的传统日用手工艺产品,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鼎盛时霍童古镇上有十几家剪刀铺,从业工匠几十人,产品远销东南亚等地。
 
  随着现代工业的不断发展和老匠人的减少,如今,在霍童古镇只剩下两家手工制作剪刀的“仁记”剪刀店。技艺无人传承,让郑国辉觉得可惜,但又无奈。
 
2.jpg
2-1.jpg
2-2.jpg
2-3.jpg
  “仁记”剪刀的辉煌过往,祖辈相传。然而,由于早前的战事影响,海外出口受阻,销路大减,从业者纷纷改行。至1948年,生产者只剩19人,年产剪刀不过2000把。街坊邻居对父子俩“原汁原味”的纯手工打造的剪刀“情有独钟”。在霍童,至今还留有购买“仁记”剪刀作为嫁女陪嫁品的风俗,寓意婚后生活和美富足;亲友馈赠,“仁记”也成了佳礼。
 
  “小时候这条街还有6家剪刀铺,现在只有两三家,我儿子也不爱学,父亲老了有时也不会在店铺,唯有我一人坚守老行当。”面对祖传的老手艺后续无人,郑国辉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他们担心,传承200多年的老技艺真要在自己手里断档了,心情是低落而惆怅的。
 
  郑国辉依旧在忙碌着。郑国辉说,五十多岁正当年,但是再过几十年,他老了,也干不动了。他也希望有更多人关注传统手工艺,坚守这方天地。
 
  相传,清嘉庆年间,霍童林家元封、元洪兄弟师承泉州剪刀名匠后,回乡设炉生产。传至其孙辈林高名时,技艺纯熟,被誉为“打铁红”。
 
  因当年水陆交通不便,福州、长乐、连江等地购买仁记剪刀都是趁商贾到霍童收购春茶或贩买耕牛之便托其大批选购,产品一时供不应求。而后,霍童出现多家剪刀铺,为区别,林家老铺就在自家门前悬挂一面一尺宽、五尺长的木匾作为标志,文曰“老铺,正仁字号,信房祖传,名记剪刀”,并在包装物中附一张说明卡,防止鱼目混珠,“仁记”剪刀由此得名。
 
  “叮当、叮当、叮当……”在霍童古街响彻200年的打铁声,街坊邻居也早已熟悉这样清脆的声音,慕名而来的游客为了感受老手艺从四面八方接踵而来。然而,老字号“仁记”剪刀目前没有徒弟,这家百年老技艺将何去何从,还是未知数。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明清遗珠 霍童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