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共沐信仰之魅

时间:2018-08-10 10:04:06  作者:摄影/王东培 吴孝荣 陈金展 刘佳照 黄仲恺 丘嘉瑞 整理

 妈祖出巡保平安

 
  妈祖出游的习俗盛行于妈祖的故乡莆田和周边、沿海一带。每年正月元宵节前后规模较大的妈祖宫庙都会卜定一个日子,选定一个或数个“福首”,组织一支巡游队伍,包括仪仗、仪卫、清道、彩车、马队、伡鼓、銮舆等执事,然后请出殿中的妈祖神像,在大锣和九门铣声中起驾出游。
 
  巡游队伍一般在当地绕境,绕来绕去,经过居民住户门前。信众在自家门前摆好香案接驾,每人手捧一束香等候,当妈祖銮驾出现时就地跪拜或作揖,放一串鞭炮为妈祖壮威,烧一堆篝火为妈祖烘脚;有的还会备好一个小红包,跪拜之后,挂在妈祖胸前,俗称“挂脰”。
 
  更多的人是在妈祖巡游路线上驻足等候,夹道欢迎,除了拜妈祖之外,也在欣赏出游队伍中的彩车、妆阁和作鼓表演,每隔一段路,常常还有仪卫的“跳棕轿”表演。出游妈祖一般要到黄昏才回宫,宫中自有接驾的仪式和另一番热闹。妈祖出游的寓意是,通过绕境来扫荡妖氛,在新的一年中庇护合境黎民平安昌盛。
 
  在妈祖出游活动中,最隆重最有特色的要数湄洲祖庙的妈祖金身出游了。出游自正月初十开始,到正月十四晚上回宫,整整五天,这是湄洲岛上的古例,年年如此。其形式同大陆各地出游习俗大致相同,只是这里的规模更大、时间更长。
 
  湄洲岛上有11个村10多个妈祖分灵宫庙,巡游一遍必须得有几天的时间。出游队伍十分壮观,依次是:清道旗、大灯、大锣,后面对称排列的是卤簿,也就是仪仗队,然后就是大凉伞和妈祖銮驾。妈祖出游的精彩场面有三组:起驾、巡游和回宫,高潮在回宫。
 
  正月十四,妈祖回宫前已在岛上游了五天,一路传递香火,一路接受膜拜,最后都要选择在东蔡村的上林宫做最后停留。
 
  每年,上林宫的董事会和全村信众都要为此精心准备,紧张张罗。入夜时分,祖庙銮驾终于游到了上林宫,暂时入宫歇息。
 
  这时,宫庙前的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广场中央是一堆烧得正旺的火堆。接着,广场上接连上演“跳棕轿”“摆刀轿”“吃钢花”等节目,围观的人感到兴奋刺激,喝彩鼓掌的声浪此起彼落,直冲云霄。
 
  此时在宫中,一帮道士正在诵经、做法事,然后接连地“掷筶杯”请示妈祖,卜决回宫的时辰。待“三圣杯”一出,妈祖就要回宫了。
 
  按照离宫出游的顺序,出游队伍又浩浩荡荡向祖庙进发,准时在午夜时分到达正殿,送神安座。第二天是正月十五,各村的分灵宫庙都要带本宫的妈祖去祖庙叩拜,并以这种神秘的形式给一年一度的妈祖出游划上句号。
 
  湄洲祖庙妈祖金身出游,原来只在湄洲岛内举行,从未延伸到岛以外的地方。自1997年初,千年来破天荒第一次去台湾巡游,历时100天,巡游19个县市,驻跸35座分灵庙,行程万余里,朝拜信众上千万人次。
 
  此后,妈祖出岛巡游成了新俗,湄洲妈祖金身又应邀赴金门巡游,赴澳门巡游,2009年祖庙妈祖在莆田市全境巡游,每次巡游都引起轰动。
 
百壶作乐 对酒当歌
 
  每年农历二月初二,福建龙岩市长汀县濯田镇升平村都要举办一场盛大独特的抬游“五谷大神”和“三太祖师”的农耕民俗活动——“保苗祭”。因祭祀现场有数十张供桌一字排开像一条宴席长龙,供桌上有盛满客家米酒的成百上千把各式锡酒壶,因而又名“百壶宴”。
 
  活动当天,升平村周边的朱屋、黄屋、李田、泮坑等10多个自然村的村民都提着酒壶、挑着米糕等供品,早早地来到升平村,将酒壶、供品摆放在已经摆好的供桌上。外乡的亲戚、朋友也会早早赶来,聚集在大坪周围,一睹“保苗祭”“百壶宴”风采并遍尝百壶美酒,在长汀客家人如醇酒般浓烈的热情中一醉方休。
 
  百壶宴是一个场面非常庞大的民俗文化节庆,由主办区组织人员抬着祖师、大神们周游其它的村庄。周游开始后,由近百人组成的队伍一路鸾驾执事,有的扛着神旗随风飘扬,有的敲着锣鼓发出震天的声响,每到一处地方都会燃放爆竹,烧香燃烛。
 
  同时经过的每家每户都要拿出一壶客家米酒、年糕之类的,摆放到菩萨地点敬奉菩萨。等到敬奉结束以后,再把这些给参加抬菩萨等执事的人员当点心食用,也可以供大家任意享用。
 
  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各家各户很早就酿好米酒、油炸米,因为要在百壶宴上让大家品尝自家的酒和菜,所以为了酿出好酒,主人们都很讲究,选上最好的糯米,下最好的酒饼,还要到深山里取来纯净的泉水,这样酿出来的酒才酽,才香。
 
  大家暗暗较劲,比谁的手艺好。当天,当地农民每家每户都端出一壶酒、一盘菜,摆在一起,成为错落有致的宴席长龙。时到中午,“百壶宴”开始,全村男女老少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伴着金钟鼓乐,互相品尝各家摆供的米酒及年糕,此外,壶与“福”同音,因而“百壶宴”也是客家人追求幸福生活的一种表达方式。
 
泥田里的“橄榄球”
 
  每逢正月十六,福建漳州云霄县和平乡吉坂男女老少聚集在一起,把本社土地庙的两尊土地伯公金身抛入祖先开垦的第一块泥田里,举行激烈的滚抢伯公活动,来庆祝、纪念先祖开垦土地的日子和祭祀“泥鳅神”土地伯公。这天,热情好客的全村户主会邀宾请友前来观看,并大宴宾客,因此场面热闹非凡。
 
  据云霄县民俗学者方群达介绍,“抢土地伯公”活动历史悠久,起源于河南,从明朝万历年间开始,代代相传,后随方氏祖先传至吉坂村,在清朝康熙年间传至台湾,形成了河南、闽南与台湾三地独特的民间传统活动,见证了两岸一脉相承、同根同源。目前,其已成为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明朝万历年间,吉坂方氏祖先发现了吉坂是一块风水宝地。它四周群山环绕,山清水秀,中间又有数百亩平地,溪流三百六十度弯,恰似盆地。他们喜出望外,下定决心,带兄弟家眷,离开后坪社祖地,进入这块美丽的地方。全家族齐心协力,兴建住宅,开垦田地,发展农业、畜牧业,农业年年得到大丰收,财丁日益昌盛。一年除夕,兄弟汇集一起,喜庆丰收,谈论发展,决定给这个地方命名为“吉坂”。他们兴建祠堂、土地伯公庙,雕刻两尊土地神尊为镇社之神。从此,方氏家族安居乐业,土地公庙的香火也越来越旺。后来,因人口多、土地少,大部分的先祖从吉坂迁居广东海峰、普宁,人口已发展到数万人。
 
  根据传说,万历年间的一个正月十六晚上,土地伯公现身在庙前村第一块泥田里追赶、嬉戏,而后又化身为红泥鳅。此后,社民们集资捐粮重修了土地神庙宇。碰巧,第二年的正月十六,巡安回庙的路上,轿上的两尊伯公金身同时掉进了田里。这个奇遇现象惊动了社民们。从此,社民就把土地伯公称为“泥鳅神”,也叫“财丁神”,并把每年正月十六定为抢伯公的日子。全社隆重庆祝,将两尊金身送进庙前泥田里滚泥浆。一来纪念祖先开垦的第一块田地,二来让土地伯公“泥鳅神”钻一钻泥土,让它显显灵。
 
  抢伯公民俗活动有伯公巡安、敬拜伯公、伯公滚泥浆、抢伯公、摸伯公、迎伯公入庙、洗伯公、祭伯公等地方特色浓郁的内容,参加抢伯公仪式的大都是村里的青壮年。
 
  抢伯公过程展示了祖先开拓土地的拼搏精神。随后,迎接伯公进入庙门,拼抢更加精彩,每个村社都争先请伯公安坐。各代表队都挤在庙门口,堵紧门路,拦截对方,团结合作,企图要把土地神尊接进庙里。大家有时筋疲力尽,但相持不下。有些年头,村社还得请传承人做公判。各村社派两名代表,一起扶着伯公金身进庙殿,大家才肯罢休。
 
力拔山兮扛龙柱
 
  福建森林覆盖率全国第一,山多林密的地域特点产生了独具特色的民俗文化,福建三明市永安扛龙柱就是其中的代表。
 
  古代以来,福建山区人民砍伐深山巨木后都是凭借体力将木头从密林中抬回村中,修桥梁,盖房屋,建寺庙。要将几千斤一根的大木头搬运回村谈何容易,数十名村民在崎岖山路上,要找准巨木的重心,喊着号子,步伐一致(甚至连手臂摆动都必须一致),方可齐心协力完成任务,在此过程略有闪失都会危及大伙性命,这民俗就称为“扛龙柱”。
 
  这是一项已经失传多年的民间技艺,如建车寮时需要一根长达15米,尾径30厘米以上的木头作为转轴,木头外皮又不能受损,因此必须要用肩膀来扛。
 
  聪明的人们找准了这根木头重心后,依次分别朝两个方向钉上竹芊把手,两个竹竿只能相间四五十厘米,人们在扛木头时,把住竹芊,用同一方向肩膀,肩膀中垫着肩贴,脚踩内八字,喊着口号,将木头从山上扛下来,每一次扛木头要根据木头的重量和长度来定人。

邻里相约 够味“百家宴”
 
  “百家宴”三个字是如今使用频率极高的一个概念。你如果在互联网上进行相关搜索,即可跳出一串相应的结果,也就是说在全国其他地方,均有类似的大规模宴会。如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勐罕镇曼春满村的村民,在2007年8月3日,准备了150多桌饭菜供乡亲们享用。据报道,此地的“百家宴”过去是用来调解各村寨之间的矛盾,如今已成为各村寨增进交流和友谊的盛大聚会。2011年2月4日,重庆江津中山古镇的千米老街摆起百家宴,数千人同吃团年饭,共祝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浙江温州市泰顺的百家宴近些年来出名得很,在泰顺县的几个镇都有,其中最出名的地点是三魁镇的张氏祠堂。据说过去是“祠堂酒”,规模也就几桌十几桌而已,来吃的也就是本姓本族人。如今,坐在张家祠堂里吃饭的已不尽是张宅张氏的族人,也不全是三魁本地民众,更多的是慕名前去的外姓游客。为了表示尊敬,主人们反而让外姓人坐在大院里,自己则坐在沿街一字摆开的席位上了。所以每每接近元宵节,三乡五里的村民、甚至是城里的人们都开始盘算着今年要到哪个镇参加宴庆,就连毗邻兄弟县的许多朋友、客人也纷纷来电打听“百家宴”的具体时间、地点。
 
  三魁镇是泰顺百家宴的创始地。人还没到镇中心便已经感受到过节的气息,街道到处张灯结彩。正月十五这天,才中午11点不到,三魁镇里原本准备的每桌10人800张桌子,几乎被坐满,村民们不得不临时加座位,这一加又是400桌。这是怎样一个壮观的景象,每个桌子前面都坐满了人,边上还徘徊着找空位的,那场面,第一次感受到啥叫热闹。屋檐下、大榕树旁、街道中是各式各样的桌子,圆的、方的,高的、矮的,新的、旧的……桌子旁是各种各样的人,西装革履的、牛仔休闲的,老态龙钟的、稚气未脱的,高谈阔论的、窃窃私语的……菜还没上来,大家嗑着瓜子剥着糖果,认识的不认识的这会儿都像一家人谈笑风生。
 
  11点半,百家宴准时开锣,第一道上桌的是长寿面,希望大家健康长寿。然后便是流水般的上菜,年糕、本地鸡、本地兔、本地猪肉、鱼、虾……20多种菜式接踵而来。
 
  两三个小时后,百家宴渐渐接近尾声,开始“抽福首”。“福首”就是每年操办百家宴者,通过抓阄决定。十年选一次,这次共新产生了400名福首,每40名负责一个年度的百家宴等事宜。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百家宴的成本也提高了。比如从前的家酿的糯米红酒,也因人数增加无法预估酿制,而渐渐被啤酒、白酒、葡萄酒所替代。不过此举在农村被视作是在做“善事”,福首们明知亏本也乐意掏钱,村民还争抢着做“福首”。
 
  选完了“福首”后,舞龙、舞狮队开始走上街头表演,村里的戏台上也开始了越剧、木偶剧的演出。这样的热闹,据说要持续6天才会渐渐进入尾声,再等待来年的元宵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