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2日 星期三

共享时代

时间:2018-08-10 10:55:03  作者:摄影/高忠锐 韦日英 杨荣貌 洪杨 整理/周传馨

 “共享”思潮的演变

 
  在中华传统文化里,从来就不缺乏“均贫富”的思想。但很显然,“均贫富”与“共享发展”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实现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目标,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当代中国执政者的追求,也是全人类不懈探求的目标。
数千年来,中国人就向往人人平等、人人享有的“大同世界”,有 “均贫富、等贵贱”的梦想。在中国历史上关于如何处理发展与公平、共建与共享的问题,孔子在《论语》中讲过的这句话“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流传很广,影响很大。
 
  从发展与公平、生产与分配的关系上说,这句话的核心是把实现公平看得比促进发展更迫切,把分配财富看得比创造财富更重要,其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通过加快发展以创造更多财富的问题,重点担心的是在财富分配时如何做到人人均等、人人有份。
 
  先哲们虽然提出了共享共富的目标,但是,在实践中没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条实现共享共富的道路。面对现实中出现的贫富悬殊和不公平现象,在中国历史上不断演绎着“劫富救贫”“杀富济困”的故事。事实告诉我们:消灭富人并不是一件难事,难的是穷人并没有因为富人的被消灭而变成真正的富人,过上人人都富裕的好生活。形成这样的结果原因很复杂,但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在处理财富生产与财富分配问题的思路上存在严重的偏差,或者说存在根本的局限。
 
  对于发展与分配的关系问题,习近平总书记进行了系统的论述。他反复强调的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强调“发展是基础,经济不发展,一切都无从谈起。……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仍然要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努力使发展达到一个新水平。发展是硬道理的战略思想要坚定不移坚持”;二是强调我们今天所说的发展是“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的发展,是“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三是强调“分配优先于发展”的主张是不正确的,是不符合我国现阶段实际的。他说,“社会上有一些人说,目前贫富差距是主要矛盾,因此‘分好蛋糕比做大蛋糕更重要’,主张分配优先于发展。这种说法不符合党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党的十八大提出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是为了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不要发展了,也不是要搞杀富济贫式的再分配”,而是要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的基础上,“调整收入分配格局,完善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四是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们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如何通过共享发展,继续坚定地、稳步地朝着共同富裕的目标前进,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大问题。
 
做大“蛋糕” 分好“蛋糕”
 
  共享必须有一定物质基础,而物质基础需要共建。从一定意义上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就是不断探索和回答如何把加快发展与实现公平统一起来的历史。改革前,毛泽东在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特别关注公平问题,重点关心的是如何避免出现两极分化,强调要把公平放在第一位,带来的问题是效率上不去,发展不起来。邓小平在领导我们进行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特别关注发展的速度问题,政策的重点是把发展的速度和效率放在首位,实践中社会公平的问题越来越凸显出来。如何比较好地把效率和公平统一起来,是我们在新的发展进程中面临的带全局性的大问题。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把做大“蛋糕”与分好“蛋糕”统一起来,他说:“落实共享发展理念,‘十三五’时期的任务和措施有很多,归结起来就是两个层面的事。一是充分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举全民之力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把‘蛋糕’做大。二是把不断做大的‘蛋糕’分好,让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得到更充分体现,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据此,“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坚持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同步、劳动报酬提高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把“两个同步”表述为“坚持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居民收入同步增长、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实现劳动报酬同步提高。”
 
  应当清醒地看到,十九大报告对“两个同步”内容调整的变化,具有重大的意义。这个表述,既强调要防止收入增长跟不上经济增长、劳动报酬提高滞后于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形,也强调要避免收入增长过度超前于经济增长、劳动报酬提高脱离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形,以确保收入增长和劳动报酬提高的基础、前提和持续性。这个表述,既是推进协调发展和共享发展理念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保持经济可持续增长的现实要求。如何从顶层设计到具体政策把“两个同步”落到实处,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为了把共建与共享、共享发展与共同富裕联系起来进行部署并向前推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在筹划未来30多年发展时对推进共享发展和实现共同富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指出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关键是要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时,“人民生活更为宽裕,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时,“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我国人民将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
 
  当然,要清醒地看到,由共享发展走向共同富裕的路还很长,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会层出不穷,做好从顶层设计到“最后一公里”落地的工作,绝非易事,要坚决落实十九大报告要求“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通过共享发展,中国人民迈向共同富裕之路必将越走越稳,越走越宽阔,越走越光明。
 
开创共享发展新格局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6项任务部署中,突出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等两大战略。可以预见,这两大战略的深入实施,有望在未来5年~10年,在推动城乡差距缩小、区域发展差距缩小上取得实质性进展,以开创共享发展新格局。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准确把握了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矛盾,是从我国基本国情出发谋篇布局共享发展的战略举措。我国进入发展新时代,从整个发展格局上看,发展的“不平衡”,主要表现在还存在着明显的城乡发展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发展的“不充分”,主要表现在农村发展不充分、落后地区发展不充分、社会事业发展不充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回答了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大国,实现共享发展的战略重点和现实路径。客观地看,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一方面体现了发展上有短板、有差距,一方面体现了我国仍有加快发展的巨大潜力和空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既反映了广大农村、落后地区加快发展的热切期待,又将为我国释放发展潜力、创造发展新空间奠定坚实基础。
 
  把乡村振兴上升为一个战略问题部署,是党的十九大报告的突出亮点,是城乡关系发展的重大理论实践创新。第一,在城乡发展格局上突出重点,提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第二,明确提出农村优先发展的新思路,“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第三,实现农村改革的重大突破。报告明确提出“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第四,国家粮食安全是个全局性问题,“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区域协调发展进行了系统部署。第一,突出各区域全方位发展,“加大力度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加快发展,强化举措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深化改革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发挥优势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第二,适应城市经济一体化新趋势,突出城市群的发展,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第三,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突出了“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第四,注重区域发展中的生态保护,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上,提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第五,适应经济转型升级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新趋势,明确提出“支持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发展。加快边疆发展,确保边疆巩固、边境安全。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
 
共享经济2.0: 向细分市场溢出
 
  “摩拜和ofo的快速增长将共享的全部热情点燃了。”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投资人高亚宁说,这种商业模式可以复制到很多领域,“大风口被抢得差不多了,高频刚需可能还有小风口”。当共享经济开始向细分市场溢出,供给侧流程大大简化,资本的力量发挥了更大作用。
 
  2016年底,知名早期投资人朱哮虎和王刚对外放出消息说,他们找到了单车之后的又一个好项目。金沙江创投合伙人刘佳表示,他们判断“好项目”的标准是,项目是否刚需,市场够不够大,是否算得过来账,能否为供给方、需求方和平台方三方带来价值。但是,这个神秘的项目迟迟没有露面。
 
  2017年3月28日,王刚给唐永波打了一通电话,邀请他参加一个共享峰会。唐永波迟疑,因为这位共享充电宝品牌小电科技CEO未对外发出过任何声音,他自己的微信名甚至都还备注着上一个创业项目(空格)。“你赶紧发篇新闻稿。”王刚下达命令,因为他要在两天后将这位创业者隆重介绍给所有人。
 
  唐永波急忙找来科技媒体36氪发出了市场第一声——完成金额达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市场一下子沸腾了。几家公司接连宣布融资消息:4月1日,街电宣布获数千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4月5日,来电宣布获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4月21日,怪兽宣布获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之前大家都想闷声做产品。”共享充电宝创业项目魔宝CEO欧阳说,“水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水面下早就暗流涌动。”他至今都不明白,共享充电宝怎么一夜间就火了。
 
  在小电宣布天使轮融资的第十天,4月10日小电又宣布获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这一轮融资的亮点在于腾讯参投,此外还有元璟资本。不到一个月,5月8日,小电再次宣布完成3.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这一次红衫中国和高榕资本也加入战壕。
 
   “本来这个行业是一个不需要有风的行业,这个行业来的风愣是被他们吹起来的。”提到小电,来电科技CEO袁炳松突然气愤起来。“两个月连续三轮融资,这是不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呢?人为的、故意的呢?”袁炳松做传统充电宝企业出身,他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自己做得最早,公司在去年8月就已经开始盈利,但当资本大规模涌入,来电不得不调整盈利思维转向规模思维。
 
  小电着实是有备而来。事实上,其融资节奏并非如外界看到的38天融资三轮,而是分散在五个月完成。2016年12月小电完成天使轮,2017年2月完成A轮,在4月对外发布A轮融资消息的时候,其B轮融资就已经签字。不过据唐永波透露,到今天为止,其天使轮的资金都未用完。
 
  “真正的战争还没有开始。”唐永波说。他口中“真正的战争”指的是巨头们的入局。事实上巨头们早已按捺不住,线上红利退潮的背景下,巨头们抢夺线下入口,就连一向都在中晚期入场的腾讯,这一次都提前入局。
 
  怪兽充电宝背后是小米,美团点评内部也已立项。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表示,阿里目前也在和一家刚上线不久的共享充电宝项目接洽,相当于自己孵化。
 
  但不少投资人仍对共享充电宝存疑。各家的融资消息放出后,市面上几乎没有一家公布数据量,近两个月也再没有融资消息——这让部分蠢蠢欲动的创业者和投资者怀疑,是不是数据的增长根本无法匹配估值。
 
  “我们越不公布数据他们越难进来。”一位在第一梯队的共享充电宝CEO说。他的理由是:第一,公司没有融资需求,现在公布数据是帮别人融资,“为他人做嫁衣”;第二,第一名如果不公布,第二名、第三名都不敢发;第三,过早发数据可能会缩短自己的窗口期。“就是要给行业降降火。”他说,大家都按兵不动,等别人先出动静。
 
  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2.0模式,产品都是绝对的标品,复制性强,可以通过B2C的方式快速上量。但也因为缺乏相应的壁垒和门槛,各家最终比拼的还是——先发优势和规模效应。“在这种细分领域,融不了资,跑得不够快,规模起不来,就会被淘汰。”街电科技CEO原源说。
 
  和网约车、共享单车一样,投资人赌的是一个可寡头化的市场,而这个市场最终可以形成大型交易平台,成为线下流量入口。这一点在互联网背景的街电和小电看来几乎是无疑的。原源说:“这种细分领域出现集中趋势,其实很快,资本会密集地撤下,可能半年到一年,行业会变得很集中。”
 
  元璟资本合伙人、小电投资人陈洪亮认为,充电宝成本低,因此回报周期短,但是寡头化形成的过程可能会比共享单车慢。因为共享充电宝是一个B2B2C的生意,相比单车的B2C,它中间多了和一个个商家谈判的环节。而传统背景出身的袁炳松则认为,行业最终可容纳3家~5家并存。
 
  不过到现在,共享充电宝还是一个尚未被验证的生意,资本市场也未达成共识。孔祥志认为,充电宝易携,充电宝虽然刚需但共享充电宝则不一定,随着电池技术的演进,充电宝的使用频次必然会下降。而唐永波认为,共享充电宝只是暂时的形态,终局是为未来所有可穿戴设备充电。
 
  共享外衣下,谁有机会成为下一个线下流量的入口,是让这一波资本和巨头甘冒风险下注的唯一驱动力。
 
  从共享1.0向2.0演进的过程中,供给侧对闲置资源再利用的魅力不再,本质上是对共享精神的背离。
 
  工信部华信研究院特邀研究总监刘志毅认为,这种递进是必然的,因为可供盘活的个人资产有限。“除了汽车、住宿,其实一个人能拿出去的有价值的资产并不多。”当个人资源的竞争力越来越差,商业模式要进一步发展,就不得不通过B2C提供更丰富的资源激活可能的细分市场,调动消费主体的积极性。
 
  这是一场唯快不破的战役。“在中国的互联网环境,每一个人都是追求两三年能做非常大,可能是被滴滴、摩拜养坏了。”一位共享吃饭失败项目的创始成员说。在不断加速的共享创业列车上,最终能抵达终点的一定少之又少。“每一波风口只有一两家存活,肯定会是大浪淘沙。”高亚宁说。
上一篇:分享时刻最美丽 下一篇:抱团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