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雅俗共赏 好戏连台

时间:2018-08-10 14:13:01  作者:摄影/杨勇 聂鹤荣 高小青 庄育杰 整理/周传馨

 传承戏曲:须先领略戏曲之美

 
  中国戏曲自先秦萌芽,在两千余年的漫长发展历程中,与中华民族的形成、中国疆域的变动同步进行,既深刻参与了民族心理、民族性格、民族情感的构建,又深受其影响并渐渐趋于稳定。
 
  戏曲以其区别于文学、书画的普及性、广泛性而被大众所欣赏、理解和接受,成为大众共享的精神生活方式。很容易被忽略的一个事实是,戏曲在承载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内容以外,更体现着中国传统美学观念,是中国传统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戏曲的传承保护,仅靠加大投入和培育市场是远远不够的,只有让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真正认识戏曲美学,领略到戏曲之美,它才有可能得到活态的传承发展。
 
1.jpg
  闽剧是现存的唯一用福州方言演唱、道白的传统戏曲剧种。福州方言是闽江下游的旧福州“十邑”的共通语,整个福建闽东地区的代表性方言。  摄影/杨勇

2.jpg
2-1.jpg
2-2.jpg
  明朝末年,昆山腔、弋阳腔等传入福州,与福州地区的方言小调逐渐融合。清末,福州的儒林班、江湖班、平讲班互相吸收音乐唱腔和表演艺术,彼此渗透,进一步发展成为“闽剧”。其音乐曲调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昂扬奔放、委婉动人,在福州方言地区有广泛的演出市场。  摄影/杨勇
 
  戏曲之美不仅是内容上的,更是形式上的。对于艺术而言,形式尤为重要,一个艺术门类正是通过形式区别于其他艺术门类。戏曲的形式包含着中国的哲学思想和艺术观念:一桌二椅是对生活场景的高度凝练和极简再现;出将入相是对时空自由性和剧场假定性的极致运用。这样的艺术形式是非常高级的,它关注人,对外在环境的变化只做简单的点染,聚焦于人的思想、感情、行动,进行细致入微的皴染,可以说这种艺术观念是中国人世界观的一种体现,也是中国传统文化自古以来咏物言志,关切人物内心与生存状态的体现。看不懂这样的艺术实际是不了解中国和中国人的,不了解自己又何谈弘扬自己的文化?
 
  因此,大力传承发展蕴含着中国哲学思想、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美学基因的戏曲艺术,会上升成为国家文化战略。不可回避的现实是,普通大众已逐步远离了戏曲艺术,大多数人已无法解读戏曲中的传统文化密码,已无法感受戏曲形式之美,因此在已存在并拉大的鸿沟中搭建起一条连通的桥梁尤为迫切和重要。
 
  首先,要引导受众体悟戏曲美学形式。通过聚焦于研究、推广、阐述中国戏曲美学所蕴含的意味来入手,这样对戏曲的研究会更深入,对戏曲的推广会更有依据,对戏曲的阐述会更有说服力。只有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戏曲之美不仅美在服饰化妆、节奏韵味,更美在天马行空的自由,收放自如的气度,化繁为简的洒脱,化简为繁的自得。这种天人合一,圆融圆满的美学代表了中国艺术的高度,使得国人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对中国文化的坚定和自信。这一点的实现对戏曲理论、评论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jpg
3-1.jpg
  莆仙戏是中国现存戏剧中最古老的剧种之一,原名“兴化戏”,是在古代“百戏”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莆仙戏源于唐,成于宋,盛于明清,闪光于现代。它表演古朴优雅,不少动作深受木偶戏影响,富有独特的艺术风格。  摄影/聂鹤荣
 
  其次,培养戏曲观众要根据理解、接受能力合理安排。《政策》的施行将会加大戏曲观众的培养力度,主要是开展更大范围和更深层面的戏曲进校园、进高校活动,“从娃娃抓起”当然也适用于戏曲,但不同年龄层次的人群的接受能力也不尽相同,不同地域戏曲的受欢迎程度不相同,切不可一概而论,要根据实际情况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地开展。比如对少年儿童,以培养兴趣为主,将戏曲知识与文化课内容相结合,将戏曲欣赏与音乐、美术等艺术课程相结合,将戏曲功法与体育内容相结合,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地进行戏曲教育;对青年人群,应注重培养鉴赏能力,组织更多优秀剧目、名家名作进入校园,开展参与性较强的互动环节,使青年人切实体悟到戏曲的魅力,吸引爱好者加入。这对学校在组织实施和人员配备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再其次,提升全社会人文素养。戏曲作为艺术门类的一种,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它的提升有赖于社会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人文素养的提升。这一点的实现对整个国家和社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福州评话:一个人撑起一台戏
 
  福州评话,作为福州方言艺术集中体现和典型代表,源于古老的唐宋说唱艺术,在我国曲艺界素有“活化石”之称,2006年5月,评话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福州评话是以福建省福州方音讲述,并有穿插吟唱独特的传统说书形式。传说明末江南著名说书艺人柳敬亭不肯降清,南奔入闽,他所授门徒用福州话演唱,借历史故事评论时局,逐渐形成有说有唱的独特风格。古时一般是在狭长的街道上,由一人讲,观众坐满街头巷尾。评话演员多为一人,不用化装,不须布景,仅用一只铜钹,一块醒木,一把纸扇,一条手帕,搭一座高台摆一张桌子就可演出。可谓“集生旦净末丑于一身”。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评话传承人毛钦铭说,和闽剧不同,福州评话演员全凭一张嘴撑起整场表演:“讲评话是轻骑兵,演员就我一个人。道具就一个惊堂木,可以放在口袋里。服装也没有特殊要求,清楚一些也就可以了,桌子一铺就是舞台。灯光、幕景、舞台、音响,道具、服装、演员、前台、幕后,加起来就我一个人”。
 
4.JPG
4-1.JPG
  福州评话演员多为一人,不用化装,不须布景,仅用一只铜钹,一块醒木,一把纸扇,一条手帕,搭一座高台摆一张桌子就可演出。  摄影/高小青
 
  在福州评话里一个演员就是一台戏,评话演员要分饰多角,除了要会说、唱,而且还要演得自然,要让观众看得懂、看得精彩。”毛老师说,要说好一本书,演员在神态、语言、动作上都要反复推敲。说新书要先背话本,反复推敲、揣摩情境和人物。以一本2万多字的话本为例,一般要反复琢磨几个月才能登台演出。一个人扮演多个角色才子、佳人、帝王、开玩笑、吵架、千军万马都只需要一个人。
 
  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起,评话在福州是一门非常红火的艺术,福州评话的不少书目反映乡土人情,评话表演者常运用福州谚语、歇后语、俗语,通俗形象地说好一个故事。毛钦铭说,在1949年以前,市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评话表演通过对事件、人物的评论,潜移默化地将道德观通过喜闻乐见的方式传递给观众。
 
  那么福州评话“一个铙钹一个天”的说法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说有欣赏过闽剧、伬艺,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说法。像闽剧,要完成完整的一台戏,需要很多的演员、道具,以及台前幕后的默契配合才能完成。评话就不需要,评话先生可以一个人把一整本书,一个故事讲得完完整整。一个人就可以把所有东西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且需要的道具也非常简单。
 
  方桌、铙钹、醒木、纸扇、手帕、筷子、扳指,是演员演出的所有“家当”。演员拎一个小包就可以到处演出,所以行话里有“一个铙钹一个天”的说法。
 
  福州评话从伴奏乐器的形制、吟诵表演的方式、独特的曲本体裁和传统的话本题材等方面来看,都具有十分重大的历史和文化价值,被称为古老曲艺的“活化石“。但是,福州评话的当代生存与发展面临着巨大的困难,需要大力扶持和保护。
 
泉州南音:千年演绎,自在随心
 
  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在过去几十年他的变化很快,但是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泉州也非常重视平衡它无与伦比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地传承。作为南音的发祥地与集中地,泉州民间的南音社团几乎遍布城乡各地,以至山边海角,随处都有管弦之声。
 
  南音,顾名思义,是南部的音乐,也叫南管或者弦管,它被认为是中古最古老的音乐形式,也是保存得最好的音乐形式,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有“中国音乐史上的活化石”之称。
 
  南音的唱法保留了唐以前传统古老的民族唱法,其唱、奏者的二度创作极富随意性。南音曲词的内容大致可分为抒情、写景、叙事三类。主要取材于唐传奇、话本和宋元及明代戏剧人物故事,其中《山险峻》《出汉关》《共君断约》《因送哥嫂》等曲目广为流传。
 
5.jpg
5-1.jpg
  南音起源于前秦,兴于唐,形成在宋,是中国最古朴的乐种之一。南管的演奏保持在唐宋时期的特色,唱法上保留了唐以前传统古老的民族唱法,其唱、奏者的二度创作极富随意性。  摄影/庄育杰
 
  地处福建省东南部的泉州古城是闽南文化的源头。走进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泉州开元寺,你会看到大殿斗梁上,雕刻着24尊造型别致、精美的飞天乐伎“迦陵频伽”,亦称“妙音鸟”。在这里,你可以寻获丝丝缕缕世界多元文化的遗踪,这大抵可以说是泉州与之和谐相处的一个缩影。
 
  仔细一看,飞天乐伎的手上所持之物乃琵琶、二弦、洞萧等,似若轻歌曼舞,翩翩若飞。可见,根植于泉州的古老南音,已经融入当地百姓的生活、建筑、民俗、信仰等诸多方面,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泉州市南音艺术家协会主席陈日升说:“泉州的文化最重要的就是南音。”
 
  20多年来,南音一直活跃在中小学的课堂之上,传统文化的艺术魅力,不断地滋润着泉州大地的莘莘学子,更是在2003年被引入高校本科专业中。泉州师范学院副校长王珊教授说:“我是一个南音的有心人,是南音事业的痴迷追逐者。”
 
  作为泉州师范学院南音专业建设的发起者和创办者,南音学科的建设者与支持者,王珊认为,传承南音,本土高校责无旁贷。南音专业创立十多年来,克服了种种困难,如今创造了极其优渥的学习条件:不仅同国内诸多高校紧密联系,聘请闽台两岸知名的南音艺术家、非遗传承人作为师资,从南音本科生到研究生的教学,是一次本土文化学科建设跨越式的发展。
 
  而今,新鲜的南音人在传承南音的道路上默默耕耘、薪火相传。文化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郑长铃说:“南音是非常伟大的传承。这个文化表现形式积淀了中国历代音乐的厚重的传统,还继续活态地存在在以泉州为中心的闽南文化圈里面,非常值得我们去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