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2日 星期三

山里娃的“读书梦”

时间:2018-08-10 14:20:57  作者:摄影/王昌庶 整理/周传馨

  清江一曲抱村流,稚子读书声悠悠,迎着晨曦走进村小,绕过炊烟结伴回家……凭想象,你都会为这样一幅充满田园风韵的画面露出微笑。

 
  然而,真正的乡村教育,并不全是诗画般的美好。上学或者放学的画面,可能是孩子在泥泞的山间小路上跋涉,可能是超载的摩托车大军,可能是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风雨兼程……
 
  2016年4月17日,第49届休斯敦国际电影节举行了盛大的颁奖典礼。来自全世界91个国家的4000多部影片中,电影《一个人的课堂》脱颖而出,夺得最佳外语片奖。电影以宁都四中曾庆平老师为原型,讲述了一位普通乡村教师面对家长纷纷把学生带走的尴尬,面对最后一个学生对知识渴望的目光,最终选择坚守教学岗位。一个老师,一个学生,这样的学校并不仅存在于电影中。
 
1.jpg
  只有推进教育均衡化,实现城乡一体,才能让更多的农村孩子通过读书走出大山,让他们得到更全面的发展。

2.jpg
2-1.jpg
  乡村教师后继乏人,在全国不少农村地区都是一个普遍问题。留下来的学生多为留守儿童,教师除了教学外,还要充当学生家长的角色,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工作量。
 
教师青黄不接后继乏人
 
  随着城镇化的加速,农村人口向乡镇、乡镇人口向县城“梯度转移”的趋势日益明显,人口出生率下降导致适龄儿童减少。被撤的教学点情况类似,“一少”“一多”和“一高”:农村生源少,很多孩子跟着打工的父母进城读书,老百姓对教学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农村学龄人口不断下降,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子女随迁进城,这些因素都造成辖区部分村小及教学点生源逐年减少,学校部分班级人数仅为个位数,无法开课。
 
  大部分教师是年龄超过50岁的民办转公办的教师,许多老教师等着退,新教师等着走,后继乏人问题凸显。一些村小的老师身兼多职,上课是老师,下课是厨师,放学是保安,晚上还要兼职当保姆。
 
  据了解,这在全国不少农村地区都是一个普遍问题。留下来的村小学生多为留守儿童,村小教师除了教学外,还要充当学生家长的角色,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再加上交通不便,信息落后,学生放学后冷冷清清,导致优秀教师不愿进,年富力强的教师留不住,村小教师年龄偏大,整体素质偏低,音体美等师资尤其紧缺。
 
  村小老师如果按师生比,总体上会超编;但从学科结构上看,却又出现相对“缺编”。
 
  调查发现,村小教师队伍现在已形成两极分化,要么是接近退休的老教师,要么是刚分来的新教师,中年教师出现了断层。一些优秀的中青年教师大多数调到县城或市区,年龄大的则是马上要退休的,形不成人才梯队。年龄大的教师接受新课改理念慢,跟不上时代步伐;刚分配的教学经验不足,直接影响教育教学质量。村小一些学科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麻雀学校”在困境中坚守
 
  山区村小里,留守学生大多是家中经济困难或家中父母有病残者,家长没有能力带孩子进城念书。对这部分孩子而言,村小是其受教育的唯一途径。一些教师和村干部认为,在一定时期内,村小仍须坚守,但办学条件需进一步改善。
 
  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笆篱乡戴家小学现有学前班和一年级,仅有14名学生,2名教师。校长谭远才苦笑着说:“目前一年级有6个学生,学前班有9个学生,实行包班制。我们上课就好像大学教授带研究生一样。”
 
  教了大半辈子书的谭远才感叹道:“现在学生越少,书倒反而越难教了。以往学生多的时候,上课提一个问题,下面举手抢着回答问题的学生一片;如今课堂上提一个问题,下面非常冷清,甚至出现大眼瞪小眼现象。”
 
  山区村小生源连年缩水,导致一些地方不断出现“麻雀学校”。不少村小教师反映,如今冷清的课堂难以让自己进入状态,既无法分组进行合作、自主、探究式学习,又难以在学生之间形成相互启发、相互竞争的氛围。更让人忧虑的是,村小学生太少,几乎配不了音、体、美等学科教师,导致这些课程难以开展。
 
3.jpg
3-1.jpg
3-2.jpg
  体育课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课程,他们抱起篮球、拿起跳绳,在操场上玩闹起来。沙尘似乎对他们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快乐地在操场上跑着、笑着……
 
  一些村小已好几年没有开运动会了。学生越少,教学质量就越难上去。这就进一步加剧了村小学生流失,形成了恶性循环。
 
  目前,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大量劳动力进城务工,许多农民带着孩子来到城市并在当地就读。再加上国家实施计生政策,使村小学生数量急剧下降,一些村小不得不被撤销。
 
  近年来,因撤点并校的弊端显现,2012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要求坚决禁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但禁止盲目撤并却不等于不撤并,对于一些偏远山区的“麻雀学校”,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与其变着法子让这些村小重新招到学生,倒不如去关心这些村小慢慢被裁撤后,如何保障山区适龄儿童到乡镇中心学校读书,避免因学校合并而产生的上学较远、花费过高等问题。因为没有学生的村小一步步被撤并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时代的伤痛。
 
如何让教师安心教书
 
  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花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用于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建设,许多村小建起了新校舍,教室装上了“班班通”等多媒体,有的乡镇中心校的操场还铺上了塑胶跑道。
 
  然而,农村教师的境遇却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善,生源日趋匮乏,村小教师普遍存在“下不去、留不住、干不好”的尴尬状况。
 
  教育专家认为,解决山区村小留不住老师问题,首先要提高村小老师的工资待遇。设立村小教师特殊岗位津贴,大幅度增加村小教师各种补贴,允许各地给村小教师提高山区补贴、交通补贴等,使村小教师总体收入水平高于本地城区教师工资待遇。
 
4.jpg
4-1.jpg
  近年来,随着进城务工人员的增多,许多农村孩子都跟随父母进城读书了,因此生源一年不如一年,很多学校都出现了年级断档的现象。再加上交通不便,信息落后,学生放学后冷冷清清,导致优秀教师不愿进,年富力强的教师留不住音体美等师资尤其紧缺。
 
  其次,强化乡村教师业务培训,使村小教师想学有机会、去学有所获、学后有改变,以培养出更多的村小最需要的全科教师。与此同时,建议国家在师范类院校的专业设置上有所改革,尤其是面向农村小学的免费师范生,要借鉴过去中等师范教育的经验,让这些准教师能够掌握更多的技能,成为新的全科教师,更好地服务村小教学。
 
  再其次,要加大村小投入力度。改善村小的教育条件、物质条件,必须以政府投入为主,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政策尽可能向山区倾斜,向薄弱的村小倾斜,配齐师资,开足课程,坚持开展教研教改活动,不断提升教学质量。
 
  最后,村小的主要活动,如升旗仪式、阳光体育运动、少队活动、主题班会等不要因为教学点小而省略。孩子好像一颗幼苗,成长既需要阳光,又需要雨露,更需要施肥料等,不能随意减少一份给养,不能丢掉任何一个环节。
 
  课间时分,孩子们扒着学校铁门向外张望,眼里满是好奇,也满是懵懂。校外水田里,青青水稻已抽苗,湿润的空气借着暖风卷起泥土芳香。无论是并入他校,还是回到村小念书,孩子们长大后,会走出乡村,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为他们守住美丽的校园,留住那一片穿过炊烟,穿过山林,穿过心头的琅琅书声。
上一篇:雅俗共赏 好戏连台 下一篇:返回列表